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吃文化 > 文章 当前位置: 吃文化 > 文章

行走梵净山之(四)一世深情,亦是禅意

时间:2017-01-2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行走于梵净山,行走于苍茫大地,行走于山野村上,如读万卷书,如度慈悲心,茫茫红尘,我思故我在——题辞.微尘陌上.
 

  4月3日,上午,一个人,一个行囊,一座高山。
 

  上午9点多钟,在梵净山的山门前,买好票,与一个素不相识的苗家少女结伴,一道上山。
 

  其时,山下的天气是晴好的,日头光亮着。
 

  在检票口检好票,坐了观光车,一路沿着山壁上凿出的土路颠簸着,蜿蜒而上,沿途的景致也就在一路的颠簸中,一晃而过。
 

  上得半山来,就该换乘索道了。
 

  坐上索道的车厢,一路攀云上雾,都是在云峰里走着,眼底山谷的树木溪涧也是离我越来越远的了,而越往上行,雾气也便越来越浓,也越来越烟墨色。
 

  我毕竟是恐高的,常常是会闭上眼睛的,不敢看下面的那些个草木溪涧桃树李树正当春时的风景。坐在缆车里,抓紧了那个结伴的苗家少女的手,有时紧张得会握疼了她,她偶尔会摇摇被我抓着的手,可始终未曾放开过我那只不可理喻的紧张出汗的右手的紧握!

  过了好久,那个女子摇摇我的手,轻声说,“喂,到了哦!”缆车终于停了。
 

  我不好意思的松开了那结伴而来的女子的手,她看见我因为紧张而苍白着的脸,不禁莞尔。
 

  出了缆车,一身轻松。
 

  踏着山间的木阶,一级级的向上走。天色烟青,雾气在半山里缥缈萦回,时或会遮住了山间水墨似的样子。
 

  与那个叫“娟”的苗家少女结伴而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我没来过梵净山,不知道山顶上是怎样的风景呢?你知道不?”我问道。
 

  “我也没来过,不过听人说,上面有一座石崖叫蘑菇崖,也叫万卷书,我看过网络上的图片,就好像一本本的书,叠在一起的样子;还有一座山崖叫金顶崖,距离蘑菇崖不远的,他们说,金顶崖的顶上有一座小桥,建在崖顶上,从上往下看,孤高冷峭,很吓人的呢。”
 

  “哦……”
 

  “还有,在阳光晴好,尤其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万道霞光照在这两座崖上,天空里白云飘荡,半山中浓雾如海,远山时隐时现,如茫茫大海里的岛,好看着呢!”她走在我身边,踏着木阶,轻轻喘着气,微笑地说着,眼底满是浓浓的期待。
 

  我被她因期待而兴奋的小模样所感染,也心怀了无限期待。
 

  这样顺着木阶,拾级而上,约莫1小时左右的光景,我们终于上得山顶来。或许是天气的缘故,也或许是季节的缘故,山顶上有些清寒,流云如烟,白雾苍茫,春天的草木都被打湿在雾气的烟墨色里。蘑菇崖就在眼前,我仰头打量着,这个山崖,被定名为蘑菇崖,上端阔大于下端,但分明又不像蘑菇的样子的;也有人说这崖就像一本本的书叠放在一起的样子的,但我同样觉得这造型不是这样的。
 

  这山崖的样子,在水墨色的云雾里,幽隐着,缥缈着,袅娜着,分明就像一个头戴青布方巾的苗家少女,玉立在我的面前,静静的翘首遥望远远的白云深处,像是在等待远方的那个客子,等待那个为之倾情的归人…….
 

  四周的云雾弥漫如海,遮住了我的眼光,山顶的风让我有了清寒的触感。
 

  “小娟,你不是说还有一座两两对望的另一座山崖吗?怎么没有看见呢?你不是忽悠我吧,小盆友可不能说谎哦。”我轻笑着,有小小的失望,随意的说着笑。
 

  那个与我结伴上山的女子,也在往四周张望,不免有些失望,喃喃地说,“不会的,我明明看到网上的图片是那样子的呢,不会错的!”
 

  我转头看着这座叫蘑菇崖的山崖,心里突然觉得,她不该叫蘑菇崖,而应该叫“倩女石”!
 

  转头对小娟笑笑,“干脆,以后我们叫这块山崖作倩女石,好不?”
 

  “嗯,……可千百年来,别人都叫它蘑菇石呢!”
 

  我看着这座云雾里幽隐的石崖,袅娜的身姿,本来就那么的美,不禁自言自语,“还是叫倩女石吧,多好!”
 

  是呀,在云雾的飘渺中,她就像这样一个女子,——静居于山水云间,草木山野,与山茶野菊相伴,有清心素意,用一份素简的深情,在流年里修行,度过每一个清素的时光。于山水间流连,于日月里清净,这样的和婉女子,心素如简、宠辱不惊,在每一个寂寞的清风明月里,只为一个人等着,深情的活着!
 

  我有些恍惚,因为云雾的飘渺。
 

  那个结伴而来的叫“娟”的女子拉了一下我的衣袖,轻轻说,“大伟哥,我们走吧,或许我告诉你的那些图片上的都是不确的,你别生气哈!”
 

  我笑笑,无语。
 

  结伴向着一道向下的石阶走着,彼此无语。
 

  “你生气啦?哥!”
 

  “怎么会呢!呵呵,小朋友,你知道吗?你就像那座倩女石呢,就像一个漂亮的女人,……是个美丽的——石头。”我回头看着她,说着笑。
 

  山风这时吹得有些紧。
 

  如此,我们向下面的石阶一级级地走着。
 

  静默,无语,走着……
 

  “哥,你看,前面真的还有一座山峰呢,哥,……我可没忽悠你哈!”小娟子在我身边,突然很雀跃,欢呼着。
 

  我抬头望去,是的,一阵劲风突然袭来,吹散了云雾,露出了一座高高的峻伟的山崖,就在不远的眼前,是被先前的浓雾遮住的了。
 

  “哥,你刚才怎么说我的?你说我是个美丽的石头,对吧!那我现在就说你像对面那个傻傻的石头,不过,也是很帅的——石头!嘻嘻……”小娟子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忽闪着眼睫毛,调皮的样子,眉眼里全是笑意。
 

  “好呀,调皮鬼,呵呵……”我笑了笑,拉着她,快步走下石阶,走近那座孤高的山崖。山崖的一处壁上有镌刻了“金顶摩崖”的字样。崖壁落脚处是硬生生人工凿出的一条小径,顺着那山崖壁上的小径向上走,然后向上攀行。
 

  崖壁陡峭,仅容一人。握紧了崖壁上的铁链,彼此相牵着,上了山顶。
 

  我站在山顶的那座小桥上,望着云雾飘渺里的对面,那座隐约着的山崖,我称之为倩女石的山崖——静静的看着它。
 

  在烟云的半遮间,在雾气的飘渺里,倩女石越发的显得娴静而温婉,让我觉得温暖。
 

  山顶上风声呼呼,偶尔也会有云雾下山林里传来的戚戚鸟鸣,拂过的山风掀动我的衣衫,使我有一种翩翩御风的感觉,有些惬意。我随自己的心溜达在这忘忧的一霎间,看着对面那座山崖,偶尔闭上眼,沉浸于这刻间的孤独自处的时光里。
 

  梵净山顶没有绚烂的烟霞,只有寂寥的静默。
 

  满山的云雾泛着烟青的色,静穆,高冷!
 

  清白的昼光就像上帝的眼,冷静的注视着下面的世界,———天底层芸芸众生的尘世间,却照不见半天里自己的晦暗。
 

  我在山顶的烟云之间,突然感觉周边没有了风声,没有了戚戚的鸟鸣,……一切都沉静在空气里,好像空气也沉入了睡梦中。
 

  “大伟哥,你看,对面的那座我们叫它作倩女石的石崖,真很像一个翘首等待的女孩子的身影呢,……呵呵,老大,好有想象力哦,你也太牛啦!”小娟子指着对面的蘑菇崖,很是惊奇。
 

  “嗯!”我默默的看着对面那座山崖,心里无端有些怆然,有些清冷…….
 

  恍惚中,我像看见烟云轻雾的对面,那座被我名为倩女石的山崖,彷如一个身穿暗纹青衣的豆蔻女子,一次次轻柔的扬着衣袖,轻盈的飞舞,舞姿曼妙,袅娜多姿,然而,是如此孤独而寂寞的。
 

  仿佛看到她的每一次扬手,都会在云天里飞起闪烁的白色云雾,像划过水迹的轻绸,然后旋转,旋转成云雾里玉白色的光环,彷如银色的烟花闪耀在烟墨色的空天,光彩夺目。
 

  梵净山顶如海的云雾涌动,如大海里泛起的泓泓清波,亦似西子温柔地纨纱在吴溪的水中。
 

  乳白的清晖静静洒下,弥漫了梵净山顶的每一个角落,给这禅意幽微的红尘深处,平添了几多静美而清冷的气息。
 

  白雾温柔的泛着浮动的云气,轻云浪涌,层层光影随风而动,时或在烟青色的天幕中划过,将轻云的光晕投映在雾海的波心,仿如银河的银辉洒落,然后飘走,又复来,永不止息~~~~~~四周静谧,山顶的木石在雾气中婆娑着影,远近的春花浮动着幽幽的暗香,山间云海漫漫,壮阔了隐隐的山,隐隐的水,还有隐隐的芸芸众生…….
 

  清晖洒下,为这白云深处的梵净山顶平铺了几许流动的清白光影,云海之间扑朔迷离……意象中,那对面云雾里的倩女石如一个暗纹青衣的女子,有如桂花般浮动暗香,在寂静中,在清冷中,在恍惚中,轻灵舞动……然而,却孤独,然而,却凄冷。
 

  白云深处,我的心在云中荡漾,摇碎了天光,仿如浮世里一个凄美的梦,———清云缓缓,泛着绚烂,如烟水游动,然而飘渺且虚无。
 

  风声熹微,流云清逸,……一切静谧,我傻傻的看着这绝美的风景……四月的梵净山,烟青色的云海沉静,清美,然而,凄清,孤绝,如一个锁困了的绝美的魂灵。
 

  怔然间,我有一种欲哭的冲动。
 

  “大伟哥,你怎么啦?”小娟子拉拉我的手,关切的说。
 

  “是的,对面的那座山崖真的如一个美丽的女子,只是不知,她在等谁?”我笑笑,故作轻松的说。
 

  “在等你啊,大伟哥,嘻嘻……”小娟子调皮的做了个鬼脸,眉眼里全是笑意。
 

  “呵呵,就你调皮!……或许吧,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金顶崖,说不定就是对面的倩女石这么多年来一直等的那个人呢。”我不禁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娟子的头,“不如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怎么样。”
 

  “嗯,好呀,但你得讲得很好听哈。”
 

  我看着烟青色的云天,眼神空濛而遥远…….
 

  或许,很久以前,有这样一个女子,是天上的女神。这样一个女子,幽居于高山静庐,白云深处,读书听曲、种花养梅、修塑风景,日日里于山水间流连,于日月里清净!
 

  然后,突然有一天,人类的世界乱了,有了灾害,有了战争,有了瘟疫,有了杀戮……整个世界空气污浊,灾害横行,黑暗障天,冰冷刺骨,这个女子看着人类的世界,心有悯世的慈悲。
 

  有一天,她看着尘世的尘垢,微微皱着了眉间。
 

  “我喜欢我们的世界美丽,温暖,像个可以呼吸的家,可是,……”她眼中隐隐有些忧伤,轻轻扬起手来,将手中的青丝绸帕抛上云天,幻化出五彩的霞光,飞舞,旋转,一环一环围绕整个世界,光彩照在她的发上,身上,手上,脚上……光彩照亮这个世界,那一刻,这世界变得多么美好!
 

  如此,她一日复一日的在云天里挥动她的轻丝绸帕,制造出美丽的霞光,清洁那被人类弄脏了世界。
 

  一天,一个青年人为了救治世间的病人,攀上山顶来采摘草药,看到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在山顶上挥舞着轻丝绸帕,身姿曼妙。他走近她,看着她的脸,旋转如流动星星的光影静静的洒下来淡淡的,洒在她的鬓发,脸庞,指间,脚上,静静的洒满了她的世界。她站在他的面前,柔和宁静,秀发青衣,衣袂翩翩,一任流光在头上、脸上、手上、衣上,洒下淡淡的柔和光影…….
 

  他站在她旁边,傻傻的看着她,读着她唇边的轻笑,心,宁静,温暖。
 

  他好像看到了无数次梦中的那个她—--静如雕塑,清丽如玉,彷如一缕桂花的馨香从他身边飘过,袅娜如烟,然后弥漫……那一刻,周围一切仿佛消失了,更或者说世间的一切被她静静的光芒完全掩盖了。她的面容如初雨后清晨的梨花,宁静精致,给人温暖,他似乎看见她心灵的衣襟上下摆动,似绚色的蝴蝶在舞动,令人胆战心惊的纯净美丽。
 

  是的,那一刻,他爱上了这个来自天上的女子。
 

  这个女子温和的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男子,将食指按在唇上,“别,别吓着她们了哈”,指着天上美丽的云彩,如耳语一样在他耳边轻柔的说,吐气如兰。
 

  “……”
 

  “是的,别吓着她们了哈!你看看,她们都好乖呢。”她转头看向那些如繁星如流纹如纱丽般在这个世界里飘舞旋转如精灵的七色光环与霞彩,眼波中弥漫着满满的爱怜。
 

  “嗯,我会的。”那个青年人小声的说,“那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可以知道吗?”
 

  “哦,你叫我小净好了,……我得回去了。”她指了指天上,微笑着说,向天上飞去,袅娜如烟。
 

  他看着她逐渐的消失在云天之间,怅然如失。
 

  自此,她每日里在这里做着美丽的云彩,他每日里在这里只是痴痴的看着她。他们彼此爱上了对方。
 

  也不知过了几世几季几天,天上的众神之王知道了这段人神之间的爱情,震怒至极。于是,众神之王便让我们的女神做出选择:要么分,要么死!至于那个青年人,众神之王根本就是忽略不计的。
 

  这个来自天上的美丽女子知道,众神之王的旨意无从违逆的,她便对王说,只要上天不伤害他,那么,她愿意——死!
 

  王在高高的王座上,端直地坐着,眼望殿外的烟云,神情平静,淡淡地说,“那,你去死吧。”
 

  她回到山顶上,面对那个男子,对他说,“你回去吧,我只要你好好的,一生平安!”声音柔和,宁静,然后走至断崖处,回头看着眼前这个彼此深爱的人,有深深的不舍。
 

  王的法力在她身上开始在起作用,她的身体慢慢的变成石头,她的发上,身上,手上,脚上……渐渐成了青石的颜色,她变成了一座石崖。
 

  那个男子悲痛欲绝,可他又能做什么呢,他弱小得是如此无能为力。他想喊她的名字,却喊不出声音,他想痛哭出来,却哭不出泪水。他的喉管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像一匹受伤的狼的呜咽。
 

  他只能看着她,一日日的来看着她,守护在她的身边。时间在流逝,几年,几十年,他在峭壁上凿出一道天梯,这样可以在老迈时上得了山崖,来陪伴他深情爱着的女子。他清俊的脸,逐渐沧桑,变得有了皱纹,青丝渐渐变了白发,然后,直至老得头发掉尽,再也没有了年轻时的模样。他每日里向上天祈祷,就算不能永远,那也请让我化作石崖,生不能相拥,则死但能相守!
 

  最终,他坐化于她的身旁,变成了山崖,日日相望着对面的那个他心中深爱的姑娘。
 

  ……
 

  “好听吗这故事?小朋友,呵呵。”我看着小娟子,平静地说,不自禁的叹了口气,心中有苍凉的感觉。
 

  小娟子擦了擦眼睛,有些不开心的说,“不好听不好听,嗯,大伟哥是坏人,你把人家都弄哭了!”
 

  “呵呵,走吧,我们下山吧,小妹子,哥请你去吃山下的小吃,怎么样?”我拉起小娟子,沿着金顶摩崖石壁上的那些水泥铺就的阶梯,一步步走下来。
 

  身后的那两座石崖渐渐的离我越来越远的了,我回头再次看看它们的时候,烟青的天色,云雾缥缈里,蘑菇石与金顶崖若隐若现,我心里不禁一阵苍凉而落拓,有了一份无法自拔的感伤…….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厦门同安,2016.4.28晚间

上一篇:行走梵净山之(三)一世一遇,即是懂得

下一篇: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等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备案ICP编号  |   QQ:1420525202  |  地址:厦门市集美区杏东路58号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8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365year.cn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