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生活故事 > 随笔 > 文章 当前位置: 随笔 > 文章

与你,青梅煮酒

时间:2018-01-2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美丽的故事,也在每一个你在或不在的日子里流连,可,酒干了倘卖无——题辞.微尘陌上
 

    冬的雪,是这个季节应该有的颜色,清白芳华,荼蘼尽是。
 

  天地也只是染了清素的色泽,在你的梅园,静静开着了一朵素馨的花蕾,是你特意种植的,——我懂你的心思!
 

  冬白绽放在枝头,摇摇欲坠,是我在这个季节的酒盏里,努力寻觅着你的样子,就像寻找旧年遗存下的裂帛上雨滴落下的声音。
 

  你的心,如山涧溪流的清朗明澈,有的是干干净净,有缄默,有相存,藏了如许山清水秀。曾许下的一纸情怀,书写下的淡墨,似乎比冬藏更多一些,虽然,隔着了一个季节的花儿的颜色。其实,你就是我隔了季节的花儿,如两支山风吹不落的雪花,凝视彼此,缄默,心会,不与风动,不和雨缠,缤纷着,相思无伤!
 

  是你将心意澹然,静若山桂么?是你以言语作线,为岁月做裳么?是你把澄然的冬水,做了你微澜的心事么?还是你把冬虫的呢喃,做了你的相思?!
 

  这份懂得,我想拥之。
 

  在草木埋没的季节,如果把相思排列成高亢的音符,为你写上柔然的句子,染上五颜六色,让绚烂绽放在每一个花枝,然后,都开成芬芳的酒盏,里面盛满你的模样,那么,你可知?离冬,最近的,是我的眼睛,离你,最近的,——是我的心。
 


 

  季节,总是会冬去春来的,由不得我们自己,所以,我对你的念,总会在季节变换的时节,更多些。
 

  很多时候,我会写上淡墨,蘸上你的余香,留给别人一纸情怀,让对你的念比平时多那么一点点,所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因为,你老是不再出现。
 

  我轻轻拾起你丢给我的曾经,在雪花浅舞的冬节,把眷恋生萧成草木,多好!
 

  我不管怎么样,都是还记得你的样子的,——没有七种色彩,只有你欢喜的素白颜色,在风天里,在雪花里,奔跑起来,欢笑起来,动起来,随四季的风,浅舞。衣袂翩翩的你,白衣胜雪!
 

  素素的,天空有了雪,你的一纸情怀呢?
 

  难道,还让我的笔,蘸好墨,写一阕你熟悉的歌!
 

  你从来都不会说,总是羞涩低眉,缄默不语。
 

  可我知道,冬天,冷了后,只有那一束青梅,就种在岁月的心田,并且开成了一道粉白的花景!
 

  而我用一盏煮好的老酒,添了玫瑰的酒曲,不加水的,老白干,与你一杯肝肠寸断!
 

  我把念,写进冬天,把向往写进春天,好么?因为,我想,若多年以后,那一盏温酒,是你带来的,暖了这一世的时间,那么,我宁愿,我是你手心握着的那枚杯盏,因为,——酒盏里有你的繁华翩翩。
 

  这世界花好月圆,也清风明月,然而,美丽的故事,也在每一个你在或不在的日子里流连,可,酒干了倘卖无!
 

  坐在冬晚的藤椅上,想着你的样子,就似与一知己就着青梅煮酒,是酒在心里化作了暖,如隔着一支风花的灿烂,在心里晴朗的欢喜。你曾经静穆的样子,还有那些关怀的语言,点点滴滴在我心头,如果可以,我拥,则安;你来,正暖!
 

  因为,我的寂寞,与你有关!
 

  冬意如深恋,有美丽故事,是你以上一个季节的从容姿态,从我眼前来去了,走过。留下的影子很像水面的微涟,就好像你的或忧伤,或美好的记忆,在酒盏里,经年以后,依旧余温含香,着手清浅。多少爱情的故事,多少痴情的誓言,在记忆的青涩年华里,留下的印记,是否还在——我想问,你路过了我的窗,还是你路过了我的门,或者,还是你走进了我的城?
 

  我把青梅的样子写进酒盏,把念你的心情写进冬天,让风来时,过得浅浅,让雨滴时,来得翩翩,让我的窗,你敲过;让你的门,我经过!然后,你敲了我的窗,我过了你的门,然后在某个春天,你进了我的城。就似你把我的青色衣裳洗净,迭起,放进我早年的橱,里面有樟子可以防虫蛀。
 

  你把青梅种在春天,我把老酒煮在冬天,然后,我的心意澹然,在冬雪摇摇的枝头,剪下那一点你欢喜的花,放在酒盏,慢慢融化,融化成你那张老去的脸,并且,还带有微笑,说,看看,我老了么,老家伙!
 

  花好月圆的时光肯定不可能常在,清风明月的日子也老是不会经常来,并且还会有凄风冷雨时常夹杂在岁月的中间,但我想,如果,一旦许下心愿,在愿望的衣襟上一针一线的缝上希望的线头,那么,日子定会有茶香,有饭香,有清宁的歌唱!
 

  每一次,我知道,我的冷墨残字,很多时候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想,但我知道,就算零零碎碎的语言,只要可以在自己钟爱的人面前表达,都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传达!如果,爱你,不是你随时在我面前,而是我心里随时都有你存在。因为,你一直都在!
 

  但愿,可以在余生里,温一盏酒,等你来,慢慢的饮;但愿,可以在等你的余生里,种一束梅,等你来,细细的品!
 

  落座于冬,没有忧伤,也没有惆怅,把与你的过往,慢慢的品读,静静回想——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顺德容里,2015-12-1夜深

 

上一篇:灵遁者:画画

下一篇:活着的境界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备案ICP编号  |   QQ:1420525202  |  地址:厦门市集美区杏东路58号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8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365year.cn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