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7月2017 >> 优己(7月版17) >> 内容

我从不抱怨命运对我的捉弄

时间:2017-08-06 16:03:21

  核心提示:我从未怪命运对我的捉弄,也不曾奢望再拥有张铁男。只愿终有一天,爱过我的人可以终有所属,爱过我的人可以被别人所爱。...

小时候,我学会走路以后还动不动就摔,一直摔到三岁半。母后大人心如火燎,生怕我以后会摔一辈子。


于是她病急乱投医的带我去广场上算命,算命那老头儿黝黑的皮肤雪白的胡子,光看脸就是一张黑白照片。大三伏天的这人穿着长袍大马褂,七十的人了脸上一个褶子都没有,一看就不是一般变态。


他眯着眼睛一边看我的脸一边摸着我的人中,说我少年多岐路,当打之年必有一大劫,但渡过此劫以后便可平步青云。


由于当打之年这个年份太模糊,我一直惴惴不安思前想后手忙脚乱的活了整整十八年。

01


2008年夏天,我正好十八岁。

那一年,全国人民的情绪都被地震和奥运两件大事牵引。


而我所在的山东省,所有的学校都开始和主旋律风马牛不相及的大叫“杜绝应试教育,提倡素质教育”的口号。全校师生在一片呼声中纷纷收起书山题海,摆上花生瓜子烤鱼片开始探讨人生。


张铁男作为一个高考移民,在这种极不恰当的时间节点,从哈尔滨万里迢迢的杀到了我们青岛B中这所高考名校,只为能在高考中金榜题名。


而后来的事实一再证明,这种病急乱投医的行为比当年我母后大人带我去广场上算命还不靠


张铁男在最后的高考中超常发挥才考上了青岛大学,分数还不如他在哈尔滨的时候考的多。


张铁男认为他那时有限的智商被我的美貌所制约,导致学习水平遇到瓶颈式阻力。


这种扯淡的说法现在看来简直荒唐的可笑,却把当年懵懂无知的我骗的云里雾里。


02


张铁男来我们班那天,是我们高三开学的第三天。


可能是靠海的缘故,这座城市的热总是比其它地方慢半拍,所以九月初那会儿正是青岛最热的时候,那天儿就跟汗蒸房里放了两筐咸鱼一样带着味儿的闷。


教室里那俩电风扇不知道从哪年开始就没上过油了,吱吱呀呀的,动静挺大,就是不出风。


张铁男从中国最北头的冰城哈尔滨来到这种恶劣的生存条件下报到,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因此我一下子就断定他很肾虚。


他这样介绍自己的名字,我叫张铁男,铁是老铁的铁,男是男女的男。

所以从这个介绍里我们已经知道他是一个东北人了。


铁男这个名字,我第一次听到是在动画片灌篮高手中,那个和长发三井寿鬼混的长发机车不良少年。这个铁男和漫画里的铁男一样拥有凸起的厚嘴唇和一双倦怠了生活的眼神。


不同之处是那个铁男只穿一条牛仔裤和一件紧身红背心,有一身的腱子肉,而这个铁男穿着白衬衫,身材单薄的像一张纸。


03


张铁男作为一个东北老爷们儿,平时话不多,用他的话说是不咋爱唠嗑,所以他来我们班一个多月后,我和他说的话还不超过十句。


真正让我对张铁男产生好感的,是学校组织的一场辩论赛。


这场辩论赛组织的可谓正是时候,随着素质教育呼声越来越高,所有的学生和家长都急躁的坐立难安,正愁没处提高素质,这一个辩论赛让大家都找到了工作思路抓住了救命稻草。


我作为我们班代表团的三辩,是名副其实的顶梁柱,带领团队从初赛一直打到半决赛。


不巧的是,决赛那天,号称机枪嘴的四辩犯了急性肠胃炎,拉的小脸蜡黄,肠子干净了,当场就送了医院。


眼瞅着比赛开始出这种情况,我那秃顶班主任急急忙忙到班里去找人,张铁男自告奋勇的说他以前是学校最佳辩手,临时就加入我们的队伍里来。


那天晚上,我们的辩题本身并不难,但我因为来了好事儿,状态也不甚好。


在第三轮中,我被正方三辩一小姑娘说的节节败退,最后大姨妈疼得我脑子都转不过弯来了,又疼又气,憋的脸通红。


这时候,张铁男挺身而起,用干净利落铿锵有力唾沫星子横飞,把正方四个辩手说的哑口无言,说的正方三辩那小姑娘小金豆豆都快流出来,全场观众起立鼓掌。


那一天的张铁男,在全校师生面前,光芒万丈。


我坐在他旁边,第一次感觉,他和动画片里那个铁男,也有几分相像。


04


那时候的我,就是那么单纯无比,号称清水白莲花外加天然萌的小可爱,所以张铁男这个人精追我并没有费太大力气。

没有什么情书鲜花和礼物,

只记得他后来有意无意的跟我请教数学题,再后来就是带我去看了一场电影。


在我们这样一个荒僻的地方,那时候看3D电影还不怎么普遍,他带着我坐了三路公交车,一共有十九站。从下午两点一直坐到了四点半,最后终于到一家像模像样的电影院。


我们看的是诺兰导演的蝙蝠侠前传,一部后来堪称传奇的电影,不过整个电影剧情太过复杂,我当时心有杂念,并没有太看懂。


只是知道电影上映时,出演反面一号小丑的希斯.莱杰已经自杀。


他为了演好这样一个变态的角色,看了所有关于这个角色的漫画,然后把自己锁在酒店的房间整整一个月,写下日记,尝试不同的狂笑声,终于令自己进入精神病患者的状态,变成一位冷血狂人,最后过量服用安眠药和止痛药身亡。


那一天的张铁男,在小丑最癫狂的笑声中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在电影院闪烁不定的荧幕前和我隔着两双3D眼镜四目相对,我心里海潮澎湃的想:


这他妈的就是传说中的恋爱吧,真过瘾呀。



05


和大多高中生一样,我和张铁男名义上在一起的时间里,我们不过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拉拉小手亲亲脸蛋儿,最放肆的也不过是到小巷里偷偷亲个嘴儿。


后来的高考像一张照片一样一闪而过,我和张铁男一起考进了青岛大学。


大一军训的时候,学校里出现了变态,总在女生洗手间的隔间门上写下流的话,我们女生敢怒不敢言。


有一次,我去上厕所,正对着门上的话来气,冷不丁往下一看,竟然有一只手抓着一部手机从隔间下面的缝隙里在偷拍着我!


我吓得一声惨叫,提上裤子就窜了出去。


到门口我才回过神来,我趁那变态还没跑出厕所,就在门口等着,马上打电话给张铁男。


张铁男怒火中烧的冲过来,他料定那男生不敢声张,让我在厕所门口盯着,不要让其他人进去。他就这样在女厕所里把那个变态拳打脚踢了整整十五分钟,我在厕所外面听着。又用手机给他拍了照片,让他以后不要再犯。


那一天的张铁男,痞气冲天,就像小说里的大侠一样,把我迷的神魂颠倒。


06


大二那年暑假,张铁男带我去了云南丽江。一路上对我照顾有加。


从玉龙雪山上下来以后,我因为感冒加上严重的高原反应,回来以后就在客栈里躺尸,张铁男喂我喝了些药以后还是不见好转。


为了取景拍照,张铁男只好自己在晚上等我睡下再出去逛一下古城。


一天晚上,张铁男不知道去了哪家酒吧,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客栈,脱掉衣服以后身上还带着鸡尾酒的香气,我们光着身子盖着被子吹着空调,在这家客栈的实木床上肆意的做爱。


那时候的我以为,我们绝大多数人的生活会像白水清茶一样简单,但命运总是不喜欢平淡的歌。


2012年春天,大三刚开学,上学期,我患上了抑郁症。


07


它像一抹乌云一般不断的遮蔽起原本晴朗的内心。


我像那一年出演蝙蝠侠前传的希斯莱杰一样,把自己锁在租来的小屋里,每天深夜里喝着牛奶对着硕大的窗户看这座喧嚣的城市逐渐归于宁静,看车水马龙的大街慢慢变得冷清。


由于病情的加重,我不得不用安定来逼迫自己睡觉,而且剂量越来越大。


每天醒来以后,我就紧锁着眉头,遇到半点事儿不如意,我便会发疯一样的自残。


我一直以为,张铁男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直至云开雾散以后,我们还会在空调屋里盖着被子赤身抱着。


但张铁男不是神。

一个月以后,张铁男便离开了我。


也是由于张铁男的离开,我开始产生自杀的念头。而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难以根除,它像是一根带着倒刺的针,一直扎在我的心尖儿。


可惜的是,至今为止都没有一种方法,可让人安静又省心的死去。


在人类悠悠170万年的历史长河中,我们不断的进行交配繁衍,经过漫长的优胜劣汰,早已经进化成一个很难死去的物种。


跳楼是最普遍的自杀方式,因为人类高度物质文明使得随便一个小城镇都是遍地的高楼,只要你乘坐电梯来到高层,随着微风往空中轻轻一跃,几秒钟后,你会被重力加速度狠狠地吸到地面,先着地的不一定是你身体的哪一部分,所以你的死去可能并不是瞬间完成的,这其实想想就很可怕。


烧炭自杀是一种最接近完美的方式。将自己封闭在房间里,燃烧木炭。一氧化碳与血红蛋白结合能力超过二氧化碳二百倍,你的意识慢慢模糊,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就没了。但这种方式的准备工作过于复杂,让人了无兴致。


这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并没有落实,它们最终像张铁男一样平静的离我而去。


08


我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五年后的今天,是张铁男大喜的日子。

新娘不是我。

我只是坐在台下的满满三十八桌亲朋好友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而我曾经,那么那么接近他旁边穿婚纱的那个位置。


我忽然想起黑脸白胡子的算命老头三伏天穿着长袍大褂摸着我的人中对我说的:当打之年必有大劫,渡过此劫后平步青云。


我从未怪命运对我的捉弄,也不曾奢望再拥有张铁男。


只愿终有一天,爱过我的人可以终有所属,爱过我的人可以被别人所爱。

作者:李云龙 来源:网络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8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