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6月2017 >> 优己(6月版17) >> 内容

才华这种东西,八线城市都挡不住

时间:2017-07-19 16:54:24

  核心提示:等世界给予,不如自己成长...

少女的世界是靠幻想支撑的。小恢18岁时赌气再也没见过的人,总觉得有一天再见面会刻骨铭心,而场景也一定是犹如童话故事般的糖果色,对方自带滤镜,自己自带美颜,最好天空飘着雨,当然飘雪更好,两人对视一眼擦肩而过,美好一瞬间定格成永恒。

 

就这样,27岁的小恢,在周六去商场书店参加签售活动的时候,遇到了这个人,只不过场景并没有那么美好。

 

需要经过三楼的儿童游乐区才可以去四楼的活动场地,那个人正抱着一堆衣物,满头大汗地追着一个穿一身保暖内衣的小孩,而她盛装路过,助理和化妆师不等她驻足,一直催促。虽然不愿刻意去记住,但那尴尬,也在她心上印下一个小伤痕。

 

小恢和古意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古意笑得没心没肺:“多好啊,起码你化妆了。遇到初恋对象时化妆了,这多重要。”

 

沉浸在回忆中的小恢白他一眼,然后自己也笑了,用手比画着上嘴唇说:“你知道吗?那个小孩鼻涕都流到这儿了,我看了真是——哈哈哈,这么说好吗——看了真是不想结婚。就这么一个人待着吧,也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

 

看着眼前的小恢,年轻貌美,声名鹊起,古意是个出版人,有理想也现实,生意人思维的他才不替小恢担心。财富,才华,智商,情商,她都不缺,说孤单绝对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小女生嘛,他对她,无限包容。

 

这就是小恢,一名网络写手、畅销书作家,也是最早一批,逆流从北上广回归本土的那一类人。

 

02

 

大学毕业后,小恢留在北京,进入一家非常知名的外资媒体。大学师生全体惊愕,想不到一个内向安静的平凡女生,却得到最好的工作机会。

 

其实只怪小恢人淡如菊,很少与人分享,她已经给这家媒体供稿一年多了,刚好毕业了他们也有空缺的职位,直接转为正式员工。

 

小恢从小内向,只有这一个特长,只要和写字有关的事情,她都能做得好。语言的魅力让她着迷,哪怕只是翻译个新闻稿,她的措辞都更为雅致,媒体机构怎么能不喜爱她。

 

后来,小恢开始在网络上写连载故事,古意和她成了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才了解她很多故事。小恢说从小就总觉得头脑中好像有个打字机,一直有句子冒出来。小学放学回家,自己一个人在路上的时候怕黑,就会在脑中想象出一个被怪兽劫持却有超人相救的故事,想象着自己心目中超人的样子,与美国电影里的技能有哪些不一样,如何用文字表达故事情节。往往故事还没完结,就到家门口了。

 

古意听了只觉得心有不忍,一个85后的女生怎么会上小学没有人接,还不是因为她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海明威怎么说来着?对于一个写作的人来说,最好的早期训练是不愉快的童年。

 

但那是后来的事了,刚刚毕业的小恢,除了文章写得好之外一无所长,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工作上更是,与人相处缺少必要的回旋余地。同级的同事觉得她不好相处,领导觉得她太过沉默,再加上北京的生活成本如此之高,空气如此之差,又担心一个人在家里的妈妈,小恢一直过得不快乐,只是埋头工作。反正单身,每个月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出差,她也不抱怨。

 

记得一次被公司派去美国,飞机降落在芝加哥机场。不知怎么,海关的工作人员明显是过分地严苛,所有中国人的大包小包放在地上,警犬一一闻过去。帮前面完全不懂英文的阿姨翻译,海关人员一脸冷漠,不断刁难。小恢脸色越来越不好,愤怒自下而上涌起,她按兵不动,先帮阿姨一一解答了问题,顺利过境。

 

到了小恢自己,海关人员自然不会放过她。小恢也不客气,终于发了火,就算被拒绝入境,也把工作人员质问得哑口无言。“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扔下这样一句话,小恢拿着被拒的护照,原路飞回来。

 

朋友都可惜她留下被拒签的记录,小恢自己倒不在意。不属于自己的,她不喜欢强求。比如美国那片热土,为什么要放下自己的尊严,就为了一次入境?比如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也没有给她什么回报,为什么她要忍受这些继续留下来?

 

因为耽误了报道,公司对她意见很大,扣了半月的工资。小恢对大城市高强度的生活也心灰意冷,主意拿定,她要彻底放下所有不属于她的一切,她要回去。

 

回到这个从小生长的南方省会城市,小恢很快找到广告公司里的文案工作,生活依然忙碌。对于一个从国际媒体出来的文字工作者,小城市里的房地产文案简直变成小儿科,老板视她为人才,逢人必夸。

 

03

 

生活好像回归了平静,不用再倒时差,不用再防雾霾,住在自己家的房子里,吃着妈妈做的饭,再也不用担心房东半夜发来的催缴房租短信。小恢也还有朋友依然战斗在北上广第一线,比如古意,小恢有时刷着他们的朋友圈动态,觉得烦躁。

 

“看不惯我们发广告是吧?我的朋友圈可是有标价的,有本事你拉黑我啊。”古意在网上和小恢开着玩笑。在小恢回到家的第二年,因为一家新网站要搜罗一批网络写手,古意翻到了之前小恢写的文章,从而认识了她。

 

平静的生活过到第二年,小恢也觉得有点坐不住了。一是收入与之前实在相差太大,虽然生活没有什么开销,可是带来很大的不安全感。二是这个安静的城市,实在是太过安静,大家还在津津有味地聊着半年前的话题。虽然小恢也知道很多事情不能两全,不可抱怨,可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慌。

 

她没明说,古意却感知到了,正好劝她业余时间开始写作,答应帮她处理所有相关的杂事,未来大家一起赚钱。

 

古意看过她写的评论类文章,建议她试着写写第三人称的小故事,没想到一开始就非常成功。虽然也是爱情故事,但小恢写得很有节制,措辞讲究,委婉现实,一下子就在网上有了流传度。小恢成了一名所谓的网络意见领袖(KOL),粉丝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她也开始以网络作家的身份参加各种活动,辞掉了工作,专职供稿。

 

才华这种东西,八线城市都挡不住。

 

这成功也改变了小恢,她终于把自己心中那点不安全感,挖坑深埋。网络写手在物质上的回报虽然没有报道上说的那么夸张,但也绝对够她把自己和妈妈的生活安排得舒适无比。粉丝的共鸣感也给了她精神上的安慰,原来自己想的那些,自己喜欢的那些,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一样啊。她不再愤世嫉俗,整个人沉稳了下来。

 

没出名之前,小恢问古意:你知不知道有一款游戏叫作《第二人生》?我喜欢写作带给我的第二人生,只是这眼下的第一人生,过得也太烂了吧。

 

现在小恢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要感恩,要知足,要回报读者,成为粉丝的榜样。”古意暗笑,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Fame change people。

 

04

 

古意一次次来到小恢所在的城市,帮她谈合约,为她铺路。这一次已是初冬,他与她相约在常去的咖啡馆。小恢又提起遇到初恋男友的事,说妈妈已经在催问她何时有个好归宿。古意看着她,这不过是一家三线城市里的普通咖啡馆,她穿得那么时尚与工整,妆容姣好,与背景格格不入。

 

小恢又说当初与这个男朋友分手,就是因为对方父母认为她出生于单亲家庭,一定性格孤僻,所以不同意。她为这个事伤心了好多年。后来去了更广阔的天空才知道,这哪算什么事啊?也只有在这种小地方才会是问题。

 

“哈,性格孤僻?不过我确实性格孤僻。”

 

“不孤僻能写书吗?”古意递上新书出版的合约,网站的付款证明,还有影视公司和他谈故事改编的合约,他把这些个好消息一股脑告诉小恢,却没收到激烈的回应。

 

“我哪配得上这些啊。我喜欢毛姆的作品,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月亮和六便士》那样的作品才好,而不是这些你情我爱的小故事。离我自己内心的成功,还差得远呢。”

 

这就是小恢,她那么冷,那么远。只有这么一件热血的事,她是一个写字的,只是这一个爱好让她卓尔不群。

 

古意看着对面看合约的她,内心翻涌。他是小恢的第一个读者,深深懂得她的好,她的内心世界有多少委屈与美好。

 

她那么内向,写稿的时候十天不出门,为了快十年的恋情,纠结至今。她像一只飞蛾,为了爱情总是一种扑火的姿势,时常像天使一样守护着自己和妈妈两个人的家,忠心耿耿,忘我的样子让人疼惜。

 

而他只是个粗糙的生意人,这些年为小恢做的一切,早就超出了投资收益比的范畴。小恢好像他内心城堡里的公主,他不敢有所表示,只怕一切美好会瞬间烟消云散。如果她也懂他的心,那该多好。

 

05

 

小恢翻着合约,其实对于条款一点都不担心,她知道这些年,自己不在北京,到底是谁在帮自己。她好像感受到他的目光,但又有那么一点不确定。

 

她不懂他怎么想,只觉得他冷静得超出期待。如果是爱,怎么可以有人爱得这么理智,从容,不影响生活方方面面,甚至让一切更好?

 

她觉得爱是一种撕碎一切的力量,奋不顾身,心无旁骛;他好,她嫉妒他身边的人,他不好,她情绪跌入谷底。她飞蛾扑火惯了,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二位,觉得爱就是悲剧才美。

 

原来还可以愉快地爱啊,她任脑中胡思乱想。

 

南方的天气有些凉了,室内也没有暖气,小恢的身上贴着暖宝宝。又想起之前和古意在网上聊天,问他为什么总是帮她。

 

他说:“等你出名了我好赚经纪人的钱啊。你看,我就好像一个暖宝宝,我温暖了你,但也热了自己嘛。”

 

多傻的比喻啊,暖宝宝是用完即弃的,他知不知道。她哪里舍得丢掉他。

 

咖啡都凉了,两个各怀心事的人,依然各自看着他们的合约。多好,正是爱情最美好的时刻。如果那部戏开拍,一定要有这样的场景。

 

想到了同样的点,两个人却并不知情,只是同时抬起头,相视一笑。

作者:时颖 来源:等世界给予,不如自己成长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7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