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6月2017 >> 优己(6月版17) >> 内容

我今年30岁,我想我可以换一种方式生活

时间:2017-07-19 10:34:36

  核心提示:无论你是来自上海,首尔,东京,还是巴黎,纽约,伦敦……你多大,你在哪里,你要去哪里,你该做什么,这些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前提:揭下标签,不再自卑,不再活在别人的期待里。...

最近我接受了一家报社关于留学的采访。最后一个问题:“卢璐姐,你能不能给现在社会中,30+的剩女们一些建议?”

 

我有点诧异,这问题和整个采访主题完全不搭?采访我的姑娘有点羞涩地说:“我是您的迷妹,这个问题,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正是中午,我正在吃沙拉。我叉着一块西红柿说:“这样,我来讲个西红柿的故事吧。”西红柿原产于南美,被带回英国,人人都说,这果子有毒,吃了会死。

 

后来,有一个姑娘爱上了一个军官,但是她的表白被军官拒绝了,非常难过,决定自杀。她去吃了很多个西红柿,然后就回房间,躺下等死。

 

可是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醒了。她想,也许是药效不够,于是,她天天都去吃西红柿。一段时间之后,她不但没有死,还变得面色红润,美丽动人。

 

军官被姑娘的真情打动,爱上了姑娘,从此,大家就开始吃西红柿。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吃不吃西红柿”的人生?

 

世界那么大,我们总需要从别人的认知那里来学习,从而充实自己,但是一些每个人都在极力维持的,坚信不移的东西,事实上,根本是人云亦云,压根就没有人去研究过,究竟是不是真理?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在别的地方。比如,那条“黄金定律”:“女人,从30岁开始贬值”。这到底是被谁验证过的真理?又到底是被谁制定出的法律?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一个视频,名字叫做《人生不设限》 

视频讲得是三个女孩子的故事。她们出生的时候,各自手腕上都有一个戴着保质日期的印章。她们各自成,在人群中努力的活着,好让自己从表面上看起开,和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

 

事实上,她们紧张,恐慌,彷徨,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走在人群中,她们一遍一遍的问自己,“是不是可以自己定义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爱情,到底什么才是人生的意义?”

 

视频不长,但是深扣人心。在视频的最后,女人终于觉醒,她们作出了选择,管它什么印章不印章,管他什么限定不限定,我要跟随着自己心,做回我自己!

 

她们怀着一种豁出去,破釜沉舟的心意,想要告知世界,自己一直自卑着,试图隐藏的秘密,她们向全世界公示自己带印章的手臂,然而印章却居然消失掉了,从她们作出决定的那一刻,她们变成了自己!

《第二性》是对女权运动影响最为深远的著作,西蒙波娃在里面,写了那句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话:女人不生来就是女人,而是后来才变成女人的。

 

在今天的社会中,女人就等于:结婚,生孩子,贞洁,温柔,逆来顺受,没有能力不要紧,要紧的是识大体!可是,如果有一个“不听话”的女人,没有把自己框定进“女人的笼子”里,结果又会怎样呢?是不是会不幸福,痛苦的,狼狈的,孤独,生不如死,死不复生?

  

这么听起来,怎么像极了“西红柿吃了会死的”的定律?每个人都蒙着眼睛,人云亦云,却坚信不疑!

 

事实上,幸福,狼狈,孤独,辛苦……这些是源自每个人举世无双的人生体验,别人说的那些,对于我们只能参考,不能复制,真正能够影响自己的,只有自己的心!

 

今年我已经41岁了,有老公,还有两个时时想把她们塞回肚子里去的熊孩子。我一直记得,对我来说,最难过的日子,是29岁不是30。

 

我29岁的那年,和男朋友分手了,搬到一间只有八九平方的简易出租屋里。

 

房东是一对退了休的老夫妻,冬天去滑雪,夏天去海滩。他们沿着后墙搭了个小房子出租,就是为了在他们不在家的时候,院子里有人住。

 

小屋的房顶很薄,每一次下雨,雨点打到房顶上,都会有嗡嗡的回声。

 

有一次,大雨倾盆,电跳了闸,房东不在家。我点了一支蜡烛,抱着腿坐在沙发床上,看着蜡烛摇摇欲灭,听着霹雳啪啦的雨声,周围一切都在黑暗中。

 

我有点恍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在梦里。也许,就算我在这暗夜里死去,根本不会有人记得我曾经来过这里。  

 

因为,在今天,30岁变成了一个女人保鲜期的期限,30岁,每一个活着的女人,都会是从内到外,压力上大的焦虑。

 

我们是不是从30岁就开始贬值,我们是不是能够抵抗30岁的贬值?

 

30岁生日,对我来说,犹如丧钟,我自己买了一个四人份的心形的覆盆子慕斯,自己点了一支蜡烛,自己唱生日歌,自己吹了蜡烛,没有切拿着勺子,就舀着蛋糕吃。太甜了,吃到腻住。把剩下吃得像狗啃的一样的蛋糕,放在冰箱里。蒙头就睡了,梦里五彩缤纷,幸福无比。

第二天早上,我依然被邻居树上,那个该死的不谷鸟在天蒙蒙亮就叫醒了。我洗脸时,很仔细的看着镜子,没有皱纹,没有瘢痕,也没有早衰的印记。

 

我默默的吃完了剩下的蛋糕,去上班。南法的天,蓝得令人炫目,进公司,那个有络腮胡子胖胖的保安,一如既往的笑着给我:“小姐,你早!”

 

除了我自己,好像整个世界没有人在意,我已经过了30岁,变成老女人,人生输的一败涂地。

 

 

事实上,我们的心是一面镜子,那些所谓的社会,父母,朋友,同事所有的所有,都只不过是一个镜像,被折射进我们心里,然而那些真的压力,焦虑,困扰和顾虑,能给我们的只有自己!

 

30岁,剩女,年龄,结婚,孩子,金钱,事业……这只过都是道听途说,从别人那里拿来的标签,我们心甘情愿的贴上,那是因为从出生起,我们被要求和培养成一个女人,而已!

 

 

就像是《人生不设限》那条视频里面的姑娘一样,无论你是来自上海,首尔,东京,还是巴黎,纽约,伦敦……你多大,你在哪里,你要去哪里,你该做什么,这些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前提:揭下标签,不再自卑,不再活在别人的期待里。

 

其实这也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找到自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作者:卢璐 来源:网络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8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