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4月2017 >> 生活(4月版17) >> 内容

不要因为寂寞而错爱

时间:2017-04-06 14:08:45

  核心提示:真正爱你的人,正在寻找你的路上也不一定。你要相信,你们终将遇见彼此。...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孤独变成了一个很常见的词。


越来越多人开始觉得孤独,于是对陪伴有着极高的期待与依赖,当身边恰好有个人出现,甚至还没考虑清楚,就在孤寂中做出了选择。


对于孤寂时做出选择,未能在陪伴中获得更好的慰藉,反而一生渴望被爱,一生颠沛流离,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萧红。


这个受鲁迅先生引荐进入文坛,被鲁迅称之为“中国当代最有前途的女作家”,被世人称为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女子,在文学史上的成就与影响自是毋庸置疑,今天我要说的是在动荡的人生里始终孤寂,令人心疼的萧红。


电影《萧红》的结尾中,病重的萧红咳嗽不止,却非要抽一支烟,照顾她的骆宾基劝慰不下,只好出门去买打火机。


空无一人的医院里,萧红独自躺在病床上,嘴里叼着未点燃的香烟,努力地仰着头看着从窗外透进的光束,眼神中透漏出的绝望孤寂,毫无波澜地等待着死亡一步步靠近自己。


曾在看完这个片段后,久久不能释怀。萧红的一生,爱过几个人,也被几个人爱过,可在她生命弥留之际,陪伴她的却只有折磨的病痛,和坚持不懈的写作。


倘若重新来过,萧红的选择会不会有所不同?可惜并没有如果,萧红最终止步在年轻的31岁,留下世人的嗟叹。


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灌注一生且不可磨灭。这种影响在萧红的身上,可谓展现的淋漓尽致。


萧红人生里,第一次在孤寂中选择了一个以为可依赖的男人陆哲舜,就是源自家庭的压迫。


出生在封建地主家庭中的萧红,幼年丧母,父亲对她冷漠无情,在她小学时就一手包办,将她许配给家境殷实的官僚之子汪恩甲,并在她小学毕业后阻挠其继续上学。在家中唯一疼爱萧红的外祖父的强烈争取下,她才勉强读完中学。


中学毕业后,倔强的萧红为了逃离被安排的封建婚姻而离家出走,却在面对现实的孤寂之时,妥协地接受了喜欢她的陆哲舜。在北平与其租住在一座小院里,继续念书。


在很多人看来,陆是萧红第一个恋人,其实不然。据萧红北平时期的友人李洁吾回忆,萧红曾在信中指责陆哲舜企图对她无礼。这说明二人并非恋人关系。


深处家庭的无爱环境中,萧红唯一的心愿就是寻找一个可以资助她读书的机会,而陆哲舜刚好可以提供这方面的帮助,成为萧红的选择。


但这份第一个选择好景不长,不久陆家封锁经济,无奈之下萧红只能回到家中。因为孤寂需助,而选择追求者的好,却不是恋人的关系,这种不平衡的“利用”,从本质上就暴露出不是正确的选择。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逃婚私奔”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丑闻。萧红全家为了躲避乡亲邻里地指手画脚,举家搬迁至乡下,父亲将所有的怒怨怪至萧红,将她软禁。6个月后,萧红逃至哈尔滨。


彻底离开家庭后,萧红在哈尔滨的日子,过得居无定所、食不果腹。此时,萧红投奔了未婚夫汪恩甲。


她曾不顾一切的挣脱传统的枷锁、家庭的束缚,否认荒唐的婚约,却在命运的漩涡里兜兜转转,在这一刻又选择了这个男人。


毕竟是阔少出身,一开始汪给萧红提供了不错的经济条件,萧红有了好的衣食,并得以继续读书。二人在东兴顺旅馆同居后,萧红怀孕。


但汪的经济状况并非一直像一开始那样阔绰,随着日子越来越久,7个月时二人就欠下几百元食宿费。萧红临近产期时,汪却不辞而别,从此销声匿迹。


后人对汪的离开多种猜测,看法不一。但不管是汪处心积虑的抛弃萧红,还是另有隐情身不得已的离开,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你,怎么会连一句话都没有,就将自己的女人与孩子弃之不顾,扬长而去?


因着汪不负责任的失踪,萧红被店家关进仓库。孕中的女人本就情绪波动较不稳定,萧红却只能是在幽闭狭小的空间中孤独度日,没体会过的人,怕是不会懂那是怎样的孤立无援。


而第一个看到萧红身处此景的人,是在萧红感情中占据最大篇幅的萧军。这是一段狼狈中有些美丽的遇见,也是一段漫长感情历程的开端。


身临绝境的萧红投信给《国际协报》求助,萧军受委托带着几本书去看萧红,二人就这样相识。


萧军后来回忆第一次看到萧红,笔墨间挥洒的是:“一张近乎圆形的苍白色的脸幅,有一双特大的闪亮的眼睛,是我认识过的女性中最美丽的人。”


或许,不难想象孕中困窘的萧红是怎样的憔悴,可这份憔悴中她的眼睛是灵动的,她的才华是透着魅力的,所以萧军没有因着外在,掩盖对这个女性最优美的认知。


而对萧红来说,萧军地出现犹如救命稻草,之于处境艰难,之于情感的慰藉。

萧军火一般的性格,一下子点燃她内心的孤寂,于是选择萧军,变成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此时的萧红并不知道,也是萧军地这份热烈,注定了他们二人终将分开而行,只认定这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二萧就此跨越最世俗的情感界限,在萧红还怀着汪恩甲孩子的同时,坠入热恋。

二萧相识一个月后,恰逢松花江堤决口,洪水淹没了哈尔滨,萧红借此机会,在萧军和朋友的帮助下逃出旅馆。


不久后,萧红生产,未看一眼就将孩子送人。


同年秋,与萧军同居,二人蜗居在旅馆的小房间里,因经济拮据,租不起被褥、吃面包蘸盐、脚冻僵了就用热水暖和。生活的贫困,加深了二人相濡以沫的亲密,那段日子,清贫却温暖生动。


也是从这里开始,萧军领萧红走进了一个真正的文学世界,萧红自此开始写作。从1933年5月发表的《弃儿》开始,登上东北文坛。因此认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二人的感情随着作品交融蔓延,悲喜共生。萧红的敏感细腻,萧军的粗枝大叶,渐渐在相处中显现出矛盾。


在二人相恋中,萧军甚至多次移情别恋,却只解释一句:“我爱的是你,和她们不过逢场作戏。”


萧红对于爱情的期待是纯粹的,她最想要的是安稳,是依靠,是一份安全感,而这些,萧军都没有给她。


可是面对爱人背叛,受伤至深的她,想要离开,又舍不下对萧军的深爱。只是落寞的回应一句:“你不珍惜,迟早会失去。”


在感情的挣扎当中,萧红听从鲁迅的建议,远赴日本学习和创作,暂时与萧军分开。可是异乡的春去秋来,并没有抚平萧红内心的伤痕与痛楚。


这一边,萧军本性难移,竟与自己好友黄源的妻子、在日本照顾萧红的许粤华坠入爱河,并在事后,觉得自己与许必须结束这段关系,而召回萧红。


从日本回国后的萧红,面对爱人和好友的双重背叛,悲痛交加中选择了原谅,继续与萧军在一起。只是萧红的这一片痴情,注定是要落空的。


二萧的矛盾不断升级,两个人所选择要走的路开始有了分歧,在争执不断的同时,另一个男人闯入萧红的生命,他就是唯一与萧红正式结为夫妻的端木蕻良。


相比萧军的粗犷豪放、好强野气,端木所展现出的则是文质彬彬、和声细语。不仅如此,端木尊重、欣赏萧红的作品,毫不掩饰的赞赏她的文学成就,不似萧军,从来都是不加认可的诋毁萧红的作品。


一边是端木,与自己情趣相投,一边是萧军,自己深爱6年不舍分别。面对端木的温柔追随,萧军不可回转的态度越来越让萧红心寒。


经过一番犹豫和痛苦,萧红把自己的情感和命运从萧军那里收回,转交给端木蕻良。此时,萧红怀着萧军的孩子。


当年萧军把萧红从崩溃的世界拯救过来时,她正怀着前任的孩子,然而此时此刻她终于怀着萧军的孩子,却不得不离他而去。


两次看似相同的经历,怀孕、脱离、选择新的依赖,不知萧红的内心要经过怎样的痛苦挣扎,才能说服自己接受这样玩笑式的命运。


和萧军分手选择端木,萧红并没有收到朋友们的理解和祝福,而是受到几乎所有朋友的非议。端木后来对待萧红的方式,更是让后人对他产生了更多的议论和误解。


萧红和端木在武汉成婚后,为了躲避日军轰炸,端木留下身怀六甲的萧红,独自逃去了四川,萧红后来独自去往重庆的路上跌倒流产。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情绪也随之愈加阴郁。


后来萧红病重,在香港逝世之前,有一个月的时间里,端木为筹集医疗费,既没有不告而别,也没有任何音信。


这段时间,一直照顾她的是对她怀有敬慕之情的骆宾基,他长期厮守在萧红身侧,同萧红讲东北老家的习俗,讲过去的往事,陪伴萧红度过了生命最后的时光。


多年漂泊的萧红,以为选择端木是选择了一份安定与平静,她也曾在婚礼上说:


“我对端木没有什么过高的希求,我只想过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有的只是互相谅解、爱护、体贴。”


可事实总不如意,即使只是这样简单的一份心愿,也未能达成。萧军没能给她这种生活,端木也没有。


萧红的童年缺乏父爱,一生都在追寻着爱,追寻一份归宿与安全感。即使不断奔波在流离之中,也抱着最大的幻想,最狂热的渴望,想要求得另一半给她一份现世安稳。


可终其一生,辗转选择,她爱过的几个男人,怀过的两个孩子,终将不过是她生命里的过客。她也只是在颠沛流离之后,就过早的香消玉殒,客死他乡。


关于萧红,她的爱恨恩怨,都已成为过去。或许,深情的人总是容易被辜负;或许,任何的选择都没有对错。


只是姑娘,你要懂得,安全感这种东西,不是单靠别人来给就可以。


不要盲目的在孤寂时做选择,不要在深夜做任何决定。


真正爱你的人,正在寻找你的路上也不一定。你要相信,你们终将遇见彼此。

作者:华子 来源:十点读书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8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