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3月2017 >> 青春(3月版17) >> 内容

乡下老鼠省亲记

时间:2017-03-07 9:56:00

  核心提示:作为社会底层的人物,唯有努力,唯有自力更生...
乡下的石头堆里住着一只小老鼠,这只老鼠非常的瘦,指缝大的石头缝里他一闪腰便可以藏进去。

石头堆的旁边便是猪圈,这在乡下可算是个好地方。乡下比较穷,能吃饭的地方可不多,大多时候能有个猪食吃也就不错了。小老鼠自觉得比起那些住在厕所里的那些同伴,这种生活可谓是天堂。唯一遗憾的事,这边的猫啊、狗啊大都也吃不饱,这狗、猫、老鼠一起在猪圈里相遇,可谓是狭路相逢,最终大狗欺负大猫,大猫欺负小老鼠。小老鼠有三个哥哥便是被时常来吃猪食的大黑猫给逮了个正着。小老鼠一直不敢吃太饱,混个饿不死,怕吃饱了胖了,惹大黑猫的注意,自己就没命了。但是他打心眼里知道,只要这只大黑猫有吃不饱的一天,拿自己当点心是迟早的事。

这一天,小老鼠下定了决心离开这个石头堆,他要到住在农场里的姑姑家省亲。小老鼠的姑姑住在农场里的仓库里。看到小老鼠来找自己,老鼠姑姑很高兴,她找来了自己的大儿子,让自己的大儿子带领这个小侄子将自己这个家参观一番。

老鼠表哥长得是滚胖滑圆,足足比小老鼠大了几倍还多。

老鼠表哥首先带着小老鼠参观了仓库里的谷堆,这谷堆堆在一起就有如一座座小山,小老鼠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一堆粮食,看得两只小眼睛都直了,他兴奋地爬上谷堆,在谷堆里打了个滚,让自己的全身沾满稻谷,然后躺谷堆里仰着头大笑,有如做梦一般,小老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老鼠表哥接着带着小老鼠参观了仓库里的腊肉堆,这腊肉一条条的挂着就有如肉林一般,小老鼠从来就没见过这么一大块肉,更没有见过一堆这么大块的肉,看得两只小眼睛都泛着光,他兴奋的跳了起来,忘情的在腊肉上蹭得浑身都是油,吱吱地尖叫着,有如做梦一般,小老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老鼠表哥最后带着小老鼠参观了仓库里的厨房,这厨房里不仅有大米面食,更有鲜肉排骨,看得小老鼠两只小眼睛都快掉出来了,他兴奋的就想钻进厨房里大吃一顿。这种感觉有如做梦一般,小老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这个美梦仅仅只是开始,噩梦还在后头呢。厨房的大门口蹲着一只大黑狗,这只大狗比乡下里的那种狗大了不知道几倍,大黑狗汪汪的叫就好像半天里起了个霹雳,有如打雷一般,震得耳朵嗡嗡的,小老鼠相信,这只大黑狗要是想吃了自己,自己都不够他的牙个大。

而最大的噩梦还在后头,小老鼠透过门缝,他发现门后面蹲着一只大白猫,这只大白猫足足比咬死并吃掉自己三个哥哥的那只大黑猫还大不止一倍,小老鼠相信这只大白猫如果想吃了自己,他只需轻轻的吸一口气,就可以把自己连皮带骨头吞到肚子里去。

小老鼠吓得转身就跑,他找了个指缝大小的石头堆钻了进去,躲了起来,久久的不敢把脑袋探出来。他想着自己这个大表哥长得是肥头大耳,一准胖得跑不动,那大黑狗扑出来准会把他给一口吃掉,即便躲过了大黑狗那大白猫一扑出来也准会把他给一口吃掉,他紧紧的闭着双眼,久久的不敢睁开双眼。不过随之而来的谈话声却让他非常的惊讶,那便是老鼠表哥跟大黑狗的谈话声。

老鼠表哥:“早上好,大黑狗。”

大黑狗则对着老鼠表哥友好的一笑,然后说:“早上好!大老鼠,我肚子饿了!”

老鼠表哥笑了笑说:“这还不好办吗?我去给你偷条大腊肉,不过大白猫那边你得跟他说一声。”

大黑狗点了下头,转头对着门后的那只大白猫吼了两声,然后大白猫便啪嗒着脑袋开始打瞌睡。

老鼠表哥见状便从容的去了,他进到了腊肉堆里,叼了一块又大又肥的腊肉给大黑狗送了过来。大黑狗满意的收了下来,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吃完了大黑狗便去墙角边打瞌睡了。

小老鼠终于从墙角缝里钻了出来,他跑到老鼠表哥那边,这时候老鼠表哥又从腊肉房里面偷出了一块比刚才那块腊肉还小着稍微一丁点的腊肉。

小老鼠看着那块大腊肉,口水都流到了肚皮上了,他正想扑上去大吃一顿。老鼠表哥劝住了他:“别着急,吃的东西有的是,这一块腊肉是给大白猫送去的,这只大白猫吃饱了就不爱动了。你赶紧的去仓库,趁着大白猫不在,多拖几块腊肉回家去。”小老鼠听从了老鼠表哥的话,一溜烟跑到了腊肉堆里,拖了一块又大又肥的腊肉。老鼠表哥则将腊肉拖到柴房里一个容得一只猫进出的小灶台下。果然,小老鼠跟着老鼠表哥一路顺顺当当,并没有遇到猫也没有遇到狗。

就这样,小老鼠每天都跟着老鼠表哥往返于仓库,先到厨房给大黑狗送早餐,再到柴房小灶给大黑猫私藏点心,最后两人各自拖着一块大腊肉回家。短短几个月时间,小老鼠吃得是满嘴流油,比刚来那会大了不知几倍,都快赶上老鼠表哥了。

这天,老鼠表哥早上睡醒,看见小老鼠在谷堆里搬运稻谷,很不解,上前问:“表弟,你闲出病来了不是,搬这些稻谷做啥?“

小老鼠说:“感觉最近吃得太肥了,做做运动减减肥,不然猫追过来就跑不动了。”

老鼠表哥嗤笑了一声:“怕啥啊,现在大白猫都是咱的好哥们了,你担心他追你?我倒担心他自己都胖的跑不动了,哪还有力气来追你。我看你还是省省力气,养得肥肥胖胖的倒是真的,操什么心思去减肥。”

小老鼠说:“咱们老鼠跟猫是天生的敌人,我从来就不相信大白猫真的可以这么一直懒下去,而且大白猫之后还有大黑猫、大斑猫。我现在减减肥,到时总有个防备。而且我趁着现在把稻谷运出去,以后我就不用指望着大黑狗跟大白猫吃饭。”小老鼠说着话的同时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

老鼠表哥眨了眨圆敦敦的大眼睛:“那你要搬也得搬腊肉,干啥去搬稻谷,这稻谷能值几个钱?”

小老鼠说:“腊肉太香了,一有鼻子灵的大狗指定会追过来,到时候还不是给别人做嫁衣妆?咱现在偷点稻谷回去种,种地上别人就认不出来了,然后每年秋收,咱们就有自己的粮食了,跟猫谈生意,能少一次就少一次,别总在河边走啊,不然总有湿鞋的时候。”

老鼠表哥眨了眨圆敦敦的大眼睛:“这种事我干不来,也不想干,有腊肉不吃要吃稻谷!我长这么大就在这仓库里,吃香喝辣的好不舒服,你是危言耸听了。”

就这样,小老鼠每天都往自己挖的那远离猫跟狗的地洞里搬稻谷,搬完稻谷种稻谷,很快他又瘦的跟刚来的时候差不多大小,只是长期的劳动让他更加的精壮与健康。

这一年夏天,大白猫则因为在厨房里偷吃大鱼的事被厨房里的主人发现,厨房主人非常生气,将大白猫杀了吃掉。整个仓库的人都在吃猫肉,吃得是满嘴留香。大黑狗看得是毛骨悚然,他自己除了偷吃腊肉外也没少偷吃厨房里的东西,他担心有一天自己的事被发现后也得像这只可怜的大白猫一样被杀了吃肉,所以他决定杀人灭口。

大白猫被抓了,老鼠表哥很高兴,他再也不用担心被猫给抓了。他大摇大摆的走进腊肉堆,他认准了两块最大的腊肉,贪婪的扑了上去,大快朵颐。这时候,早蹲在一旁的大黑狗凶狠的扑向了老鼠表哥,可怜的老鼠表哥吃得肥肥胖胖的,根本就跑不动,大黑狗一口咬住老鼠表哥,将老鼠表哥咬死,拖到厨房门口摆着,厨房主人非常高兴,赏给了他一根肉骨头。

不久,秋天来了,小老鼠种的粮食丰收了,小老鼠把滚圆滚圆的稻穗拖进了自己的地洞中,他有了一整年的粮食,他可以整天躲在洞里就有东西吃了,这一次,他又把自己吃的肥圆滚滚的。

作者:优己 来源:优己文学社
  • 上一篇:欲为大树,莫与草争
  • 下一篇:没有了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7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