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2月2017 >> 百姓(2月版17) >> 内容

民生:全民养老势在必行

时间:2017-02-02 10:27:57

  核心提示:年轻人养老人养孩子,等自己年老了则又由当年自己所养的孩子所养,实则将一个人年轻时旺盛的劳力价值以另外一种方式储存国家,然后国家将这部分价值投资培养下一代,最终当其下一代成长后增值返还上一代。...

摘要:人人均需养老,家家均需养老,因此,如何养老的方式将与国民息息相关,如养老金处置不当,当动及全国人民,则根基动荡。老有所养是一个机构组织应该有的重要功能之一,一个国家通过协调青年人与老年人之间的互养关系维持了这个社会的稳定发展,年轻人养老人养孩子,等自己年老了则又由当年自己所养的孩子所养,实则将一个人年轻时旺盛的劳力价值以另外一种方式储存国家,然后国家将这部分价值投资培养下一代,最终当其下一代成长后增值返还上一代。

 

面对于现今最为热议的养老金的整改问题,我们来分析一下为何养老金缺口如此之大。

其实从国家角度来看,执法为民,实际上不管这个人以后是否有缴纳养老金,社会主义下的政府都不会坐视其饿亡,此乃政府的职能所在。因此,不过以后养老金缺口如何之多,最终都会有政府想尽其他办法给补上。否则遍地饥民就是洪水猛兽,也是一个执政党的失败,对此,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因此,对于养老金问题,从硬件角度上来看,政府不得不管,而且管已为必然。但关键是如何将这个汤手芋的负担降低到最低。

养老金缺口永远是个填不满的黑洞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货币贬值。现代的纸币对比于古代的金银货币就是有着部分的差距,两百年前的银钱到两百年后同样去购买产品,其购买力实际上差不了多少,但是现代纸币,从货币的操纵水平上看,货币的贬值力度远大于其利息增值。这也就有九十年代缴纳的数十元养老金至今只能领取个一瓶水的养老金,而当年的数十元则可能是普通百姓数个月的收入。这个就是货币的贬值造成的。第二,不适用于投资增值。养老金是一份板上钉钉的事,也就是说,不得有任何风险,这笔钱必须用以一稳步增长的,毫无风险的投资增值。因为只要一投资,就会有风险,有风险就不能保证其稳步增长率。目前国家对银行金融的管理尚欠缺严重,致使银行出于垄断暴利行业,其利用本身的商业地位抬高了贷款利率的同时无限度压低了存款利率,并且信用度低,政策条令朝令夕改,此乃监管未到位之过;第三,经营模式,以目前的养老金支付模式其实是一种输血续命的方式,既拿现阶段年轻人所缴交的养老金来支付现阶段老龄人口所领取的养老金。但是随着人口老龄化,该模式将不能维继,因为年轻人所缴纳的养老金将无法支付老年人口所领取的养老金。因为这种模式的支付方式使社保实际上成为了一个资金中介管理机构,仅仅起于征收发放的功能,而管理这些资金的工资还要从这当中支取。这是现阶段运营模式下的客观条件,因此,在不改变养老金管理模式的提前下,任何的政策变革都是饮鸩止渴,比如延长退休年限等等,这些只能解一时之燃眉,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因此,针对以上问题,我的个人规划是,将养老金管理收归国有,由国家统一执行,而非发放下级机构代理。由省市政府根据地方的消费数额水平,从地税里抽取支付养老金。健全全民养老政策,按身份证发放,建立个人账户,由国家根据身份证提供的具体年龄,为所有人发放老年养老金。养老金数额以满足地方生活水平为基准,采取一定区域内全民相同,全民平等的支付策略。如非要领取高额养老金则可以以个人名义参加社会保险,由社会保险参与风险投资,然后回报高额利润。对于国家的最基本养老保险则不涉及此内。如此则避免助长歪风邪气,比如现有高级干部养老金每月数以万计,单不说靠年轻人所缴交的社会养老金无法支付其产生的缺口,其子弟也不参加工作,成为专门的啃老族,这对于高级干部本身也不是光彩之事,孩子技不如人,只能回家啃老过舒服日子乃是奇耻大辱,对于本身奔就不是件好事;从社会角度上看,高级干部都是有一定自身影响力的,如此起这种“歪风”带头作用则是对周围影响相当不好。这虽然是由当事人本身造成的,但国家制度给了其有机可乘的机会。如果对于某些高干需要优待,可以由单位出资,但以私人名义购买商业保险,如此则从长远上解决了社会底层生活人长期劳作又缺乏养老,工资薪资不高还要缴纳高额的,属于别人的养老金。

原因如下:

其一,养老金管理缺口最终将由国家所填补,现有代理机构顶多宣布破产,相关负责人引咎辞职,然后拍屁股走人。但是他的道歉,他的辞职并不能弥补其所犯下的错误,当错已铸成,其撂下的一个烂摊子也将由国家收拾,并且一到那个程度则必然民众动荡,人心慌乱,国家信任危机,为国家安定埋下不安定因数。因此,从国家安定角度来看,明知其破烂不可收拾不如在其尚未崩盘的情况下接手,然后制定可行方案,阻止蛀虫继续腐蚀。

其二,大凡我国国民,不管是否缴纳养老金,则其必然是在我国境内工作,服务社会,服务地区,服务民众。他们工作的时候企业代为缴纳税收,消费的时候亦缴纳了税收,如此一来,他们理应获得养老及保障。税收最终收入国库,则其退休养老自然由国库收取,如再向其额外收取养老金实际上是在重复收费,并且这部分钱进入管理中介之手,并没有任何其他增值渠道,管理机构无力支付因通货膨胀所带来的货币贬值。而国家拥有对货币的唯一发行权,实际上是唯一具有控制通货膨胀率的组织。

其三,因为收入模式的单一导致养老金管理几乎不允许任何投机因素,收入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此一来,解决养老金缺口的最佳方式就是在收入不变的程度下尽可能的降低中转损耗,即管理费用。其四,由于养老金涉及全民,几乎每个社区,每个企业,如果养老金的管理收归国家,则这些代理机构所消耗的管理费用就会降低。

其四,解决劳力问题,自从数十年前的计划生育提上规划,如今则其后座力上来了,人口老龄化过程会导致壮年劳动力不足,将这些代理机构解除则将解放数百上千万的壮年劳动力,这些人为社会做贡献,将促进国家的经济总产值。如此,而非通过延长退休年龄,解决机构臃肿才是目前的关键,如果将公职人员中一些机构精炼化则将解放出大量劳动力,否则,这些人不仅本身无法创造出社会价值,还要消耗大量的社会财富,将在长远范围内对国家的经济发展造成阻碍。

其五,解放啃老族劳动力。就中国这个制造大国而言,劳动力缺口是必然的,这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阻力,而其中原因不外乎为计划生育带来的年轻人不足,其二,乃是父辈的养老金充足,家有积蓄,年轻人耐不了苦,不愿意干活,缺乏吃苦耐劳激情,如果国家可以从这当中将这些人“强行解放”出来,则其补充了国家大部分的劳力缺口,则国家经济方可以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

作者:优己 来源:优己文学社
  • 上一篇:时政:眼保健操的故事
  • 下一篇:没有了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7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