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11月2017 >> 百姓(11月版17) >> 内容

时政:远交近乱

时间:2017-12-05 9:40:10

  核心提示:主权是靠承认的么?不对,谁当权就承认谁!领土完整是承认的么?不对,谁更有胆子能担当,就属于谁。天下没有一只好鸟,相互鬼胎。...

“远交近攻”起始于古代战国,意思为,对远方的,自己实力之外的敌人应该与之交好,结成朋友,而离自己势力范围之内的则应该用强硬手段去征服。

然则此法并非易行,其一,别人也不傻,此法并非一人之可使用,人皆知这种蚕食法最终有一天会到尽头的,一般说来,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分配是尽量使自己获得最大利益,然后再尽量使对方不得利,这主要是为了抑制潜在的敌人,使敌人包括朋友强大不起来这是国际外交的最终目的,国与国之间永远没有情谊,只有利益。因此,国际间交往,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是为最明智的选择。当以为某个国家是朋友的时候,即便你为他拼尽了最后一点血,他也有可能转过头来咬你。因此,坚持强权外交或者次性是为最好的选择。即,对于一个国家一定要给其树立长远的敌人,千万不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帮助别人稳定就是在给自己捣乱。要有一个绝对的强权压制着对方,让对方离不开自己,这样才会死心塌地的对自己而不会倒戈出卖自己。要么就是次性外交,就是只合作单次就行了,但国际社会并不傻,一般说来,国际中没有真正的双赢,所谓的利益,肯定是要从其他第三方敲下来的,如果这份利益不足以替代与之决裂产生的损失则对方必不为也。其二,远交近未必攻,作为一个实际的现象,区域强国只会有一个,此地区强国主导着地区的秩序,其他国家但求自保无事便可。

均知道,古代军阵较量则必先有两军主将先行单挑决斗,从而决定输赢。这是大家表现上看到的,但实际上却是双拳难敌四手,如果真有一个人能够身入万军行似探囊取物则要军队何用呢。因此,单挑决斗只会出现在两者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双方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而采用的公平的,对双方来说最低伤亡的方式。比如,一万人较量方能得出输赢如果能够让两个人就得出结果,这样哪个的损失会小一些呢!因此,两者实力相抵是前提。作为外交手段,实际上也是这个道理,都是通过对实力的对比,而采用最低损失的方式来进行利益划分。因此,弱国无外交,没有实力作为根基,道义只不过一张纸。别指望道义能够在外交场上获得胜利,那只是自取其辱。因此,外交之时,展示实力是关键,如何能把全国的力量通过一个外交官、一群外交人员展现出来。自信取决实力,一个、一群有自信的外交人员就是强势国家的代表。

外交势力均等,国家力量均衡是所有国家最希望的,国际舞台并非是一个锐意进取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在发展实力,所有的都在隐藏实力。不能怪其一二,国家角逐,一方平衡打破则势力将重新洗牌。如一二次大战,有一单方实力超群或者实力略逊,则强大一方必取之。再如苏联解体,则东欧国家一夜间政权更替。甚至作为获胜之一方,亦也没有好处。英美等国国力亦下降,此乃战争时时存在,若不斗之国外,则必斗之国内。

因此,外交虽尽量避免战争,但一定不能惧怕战争。外交本身就是一场战役,如若不斗,则必是千百万人热血拼斗,届时血流成河难为不是一人惜命之故。

远交近乱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我们传统方式上则都是睦邻友好,恩泽海内,让天下皆知。自古皆爱万国来朝之气象。然却又如何,朝代兴衰并非由远敌远友所决定的。更多层次上的崛起衰弱皆是邻国使然。即便是目前弱小的国家,放任成长,终成祸患。

从将心比心的角度上来看,我们力不足以到达之处,远方之人同样鞭长莫及,所以,对我们来说可有可无之人 ,我们对他们来说同样可有可无。

举个例子,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英国攻打中国,索赔银元;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攻打中国,索赔银元,其后,俄国跟进,索赔割让土地;一百多年后,英法作为此战争的挑起人,国家财政依旧,所获赔银元怕也已花尽,然俄国所占领的土地不但资源丰富,至今依然产出。是以,得利最多的不免是邻国。是以,别指望邻国会对自己有多好心,从利益上看,邻国衰弱可以降低对自身的压力,再者可获得利益。就如同现在的越南一样,它不是区域强国,对它们来说,霸权更替根本就没有影响,俄国取代美国或者中国取代美国,都一样,因为怎么轮都轮不上它。但只要这几个国家斗起来,它就可以分得一点 。并且它与中国国土相邻,只要削弱中国,那么它得到的利益将是最多的。因此,别指望靠舌头可以让邻国手脚干净,这是不现实的。对付邻国,靠舌头不如靠拳头。如果不能说服,那只能让它臣服。对付远方的敌人,用舌头。对付近在咫尺的用拳头。这是个不变的定律。国家与国家之间只有利益,当有利益存在的时候能指望双方都善罢甘休?对于远方之敌,他们会知道只能给别人当嫁衣妆,从利益上看,更不会因为一个小蛋糕得罪一个大蛋糕。远方的敌人之所以会处处帮着弱小的一方制衡强势的一方是因为他们想的是大小蛋糕都要吃,只要这个平衡没打破那么双方都会给予足够的好处,但一旦开打,对方肯定是帮着那块最强大的一方,毕竟这才是利益最大化。 因此,作为弱势的一方可以在利益不足以激怒强者的一方拉拢更多的势力,是为把局外人变成局内人这样会让强势的对头有投鼠忌器之感。但作为强者,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局内的非主要目标全部变成局外的。比如,以强硬的姿态威慑敌对势力,要假戏真做 ,真戏假做。什么意思呢,就是要让人知道自己是愤怒的,并且有非动手不可的打算,同时也作好武力行动准备,即整个局势进入准战争状态。这样一来,调停的没有,叫嚣的没有,那些想分一杯羹的灰溜溜的跑了,当局势只进入两方自己解决矛盾的时候事情就好办了,这时候则要真戏假做,即把战火重新拉回谈判桌,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双方的内部矛盾。国际之间切忌仇人见面纷外眼红,可以借世仇作为借口而把主要目标孤立出来,但却不能为仇恨所控制。一个不理智的人会被送进拘留所,一个不理智的国家会让世界上其他国家变得人人自危,最终是为自己被别人所孤立,此时除非能有与全球开战的实力,否则便是自取灭亡。

远交远乱,近交近乱,两边都是人,两边都不是人。

主权是靠承认的么?不对,谁当权就承认谁!领土完整是承认的么?不对,谁更有胆子能担当,就属于谁。天下没有一只好鸟,相互鬼胎。

援助是笔交易,沉溺于国际友情者,必死无疑。前者如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包括美国等等,即使是上帝也无法改变这种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关系。所以,不指望,不深交,然后自己学聪明。

作者:优己 来源:优己文学社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7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