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11月2017 >> 优业(11月版17) >> 内容

优己通古:春秋

时间:2017-12-05 11:04:19

  核心提示:春秋的全意是春秋有大事,即春耕秋战。这是周平王东迁之后,因无力制止各诸侯王相互攻伐的一个特殊代名词,实际上,春秋时期并不是一个朝代名称,称谓上也不属于一个朝代名称,它只是一个特定环境下,特殊条件下的一种存在现象。...

春秋的全意是春秋有大事,即春耕秋战。这是周平王东迁之后,因无力制止各诸侯王相互攻伐的一个特殊代名词,实际上,春秋时期并不是一个朝代名称,称谓上也不属于一个朝代名称,它只是一个特定环境下,特殊条件下的一种存在现象。从史实上记载,周平王东迁后,便以春秋来记载。但是实际上,周平王还是相对控制住了局面,真正打破这个格局的则是新被周平王册封的诸侯——秦国。

引言:襄公毙,子文公立,时平王十五年也。一日,文公梦邵邑之野,有黄蛇自天而降,止于山贩。头如车轮,下属于地,共尾连天。俄顷化为小儿,谓文公曰:“我上帝之子也。帝命汝为白帝,以主西方之把。”言讫不见。明日,召太史敦占之。敦奏曰:“白者,西方之色。君奄有西方,上帝所命,词之必当获福。”乃于部邑筑高台,立白帝庙,号曰郴畸,用白牛祭之。又陈仓人猎得一兽,似猪而多刺,击之下死,不知其名,欲牵以献文公。路间,遇二童子,指曰:“此兽名曰‘猖’,常伏地中,咬死人脑,若捶其首郎死。”渭亦作人言曰:“二童子乃雉精,名曰‘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

时鲁惠公闻秦国僭祀上帝,亦遣大宰让到周,请用郊椅之礼。平王不许。惠公曰:“吾祖周公有大勋劳于王室。礼乐吾祖之所制作,子孙用之何伤?况天子不能禁秦,安能禁鲁?”遂僭用郊谛,比于王室。平王知之,不敢问也。自此王室日益卑弱,诸侯各自擅权,互相侵伐,天下纷纷多事矣。摘自《东周列国志》。

     这边说的是,秦文公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黄蛇从天而降,变成一个人,这个人告诉秦文公说:“我是天帝的儿子,天帝任命你为白帝,统治西方。”所以,这个秦文公便有了不臣之心,他开始行天子之礼,祭告天帝。而祭告天帝是周天子的特权,因此,秦文公此举已经有了藐视周平王的意思。可是周平王不敢过问,从这点上可以看出周平王性格上的软弱缺陷。而中原的诸侯鲁国看到秦国不臣而周天子不予追究,立马也不臣起来了,他也自己祭告天帝,行使天子的特权。同样的,周平王夜不敢过问。

秦国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诸侯,为何敢于首先对周天子表示不臣?

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试探与立威。众所周知,古代的君王讲究一个君权神授,总是以天子自诩。这个秦文公即位之初,人心不稳,因为抬出了天子的这个行头来给自己打包装,这种方式在后世极为普遍。

第二,自恃功高,藐视周王朝。我们都知道,这个镐京之乱是由犬戎引起的,犬戎攻灭周王朝的军队,迫使平王东迁。但是秦国却是犬戎的克星,在秦国的打击之下,犬戎被迫退回草原。于是,秦国就会想,既然犬戎能够打败周朝的军队,那么自己又能打败犬戎的军队,那就是间接的表示了,自己能够打败周朝的军队。因此,恃强权而无视王权。

但是不管是哪种方式,都大大的损失了周天子的权威,这是周平王登基以后,遭遇的第一次尴尬,同时也宣示了周王朝对诸侯国的控疆无力。从这件事之后,东周王朝开始进入动荡,周天子再也无力撑持住这张纸老虎的面皮,从此,中原诸侯开始无视周天子,进而展开混战。因此,真正的春秋时期应该是从周平王十五年之后开始的。

作者:优己 来源:优己文学社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8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