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10月2017 >> 百姓(10月版17) >> 内容

民生:策略治水抵御天灾

时间:2017-11-03 13:33:23

  核心提示:坐拥世界上最大的水资源,却任由水资源泛滥,并且荣幸成为缺水的国家之一!由目前看来,中国对水的治理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成效。...

    坐拥世界上最大的水资源,却任由水资源泛滥,并且荣幸成为缺水的国家之一!由目前看来,中国对水的治理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成效。

    水是生活的必须品,少了不行,多了泛滥。水资源最需要的是一个动态平衡,即用水量与水的补充量应该在一个合理范围之内。然此法却是大大困难,首先,人算不如天算,喊了几十年人定胜天,却也依旧靠天吃饭,人工降雨增水也仅仅只是借力用力而已,只是个催化趋势而已,并非是从根本上解决。同样的,在没水的时候生不出水来,当水多的时候也同样管不住。是为造成这数年来,逢暴雨必泛滥,逢数月无雨必大旱。

从能量守恒定律上看,地球每年从太阳吸收了大约等同的热量,而这些能量通过大气水循环的方式储藏起来。也就是说,如果这部分能力不发生改变的话,那么每年的云层生成速度是一样的,而作用于一定范围之内的降水量也是一定的,久旱必然大涝这是肯定的,因为把本来均分到全年的降水突然集中到了一起上去。

为何这几年的旱涝如此频繁呢?从一个方面可见,这几年,城市化程度高,扩张速度快,高速扩张的时候征用了大量的土地,其中包括填埋了大量的湖泊与河流。这些河流湖泊看似没啥作用,实际则是大气水资源小循环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地表水资源参与到大气蒸发当中,在一个看不见的角度里不断的补充着大气中的水资源,而这些水资源凝聚到一定程度后就会降雨,这些湖泊河流虽然起不了什么大的补充,但是却是起到了一个类似于增雨导弹的作用,云层中的水本身还没达到一个降水的条件就只能在空中飘,一旦当地的水汽达到降水标准后就会来降雨,这样就等于当地用很小一部分的水资源换取了大部分的水资源。而现在将这些河流湖泊填埋,要想获得降雨只能依靠地球大型循环系统,依靠季风,气流集团来完成,而这些气流集团因为非常集中,所以,每次带来的量就会非常大,大到城市承受不了。并且,这些湖泊本来是属于地表的口袋,平时虽然没什么经济价值,但一旦缺水的时候却是一个极好的补充,洪水来的时候这又是极好的分水皮囊。知道沙漠里水的价值么?当一个城市完全陷入干旱状态的时候,一个湖泊的价值就远不能用金钱来计算,当一场洪水到来时,一个大型湖泊的泄洪作用也远不是几个gdp可以比拟的,显然,我们的经济学家并没有把这些价值作为商业价值对待,作为地区的规划者,这是一个纰漏。按一个合理的方案,如果填了一处湖泊,则必然需要在另外一个作用相似的地方重新挖上一口,是为保证地区的风水协调性。此为城市及地区战略规划的不恰当。从另外一个方面看则是战术与战略的结合不理想,大家都知道夏禹治水的故事吧,夏禹的父亲夏治水基本靠堵,就是水患到哪,他就率人堵到哪,其主要方式就是不断的加高河坝,但是以人之力如何能抵挡住自然界最大的力量呢?所以,这种靠堵的结果就是最终为江河所摧毁,试想着把水当成是一个人,一个人被困在牢笼里,能不做挣扎么,兵法有云,围师必阖,就是这个道理,治水不能只靠堵。而夏禹采用的方式就不同了,他以疏为主,通过疏通河道,增加河道排水量,再增加洪水的排水口,增加江河与湖泊的连接而增加蓄洪量,从根本上解决水患问题。

远近闻名的三峡大坝,是为21世纪的壮举,也许它真的能够阻挡住特大洪水,但从根本上看也就是一个靠堵的方式而已,只是把水坝建高,增大了蓄水量而已,不管其结果是否能如预期,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中国也就是只能有一个三峡大坝而已,三峡尚属中上游地区,那下游地区怎么办呢?水靠堵是不行的。相比于古秦帝国时代,曾经秦始皇在修建郑国渠的时候曾是暗算当郑国渠建成后,秦帝国可以三年无水均不至于闹饥荒,能保关中渭河不发水灾。就算三峡大坝起到了拦住长江水不至于泛滥,却没办法单用库容满足所有沿线!做个假设,如果武汉发大水了怎么办呢?!或者全国连续三年滴水不入,那么三峡可以供应得了所有流域均不至于发旱灾么三峡是一件壮举,举全中国之力以逆天下,事成了。但逆天而为之事所需的人力物力之大也不是个小数目,如果单一放到一个省,一个市,一个县,他们有能力做到么,肯定不能。所以,靠堵只能堵这一回,其他地方要治水用水还得另找蹊径。

顺天时,因势利导,则事半功倍。全中国只会有一个三峡大坝,但所有地区却可以有河有湖泊,当二十一世纪到来之前,中华民族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五千多年,其间,湖泊作为蓄水库已经是经验证的最好方式。能让全长江不泛滥是件壮举,能让全中国人都喝到长江水则是最安全的泄洪方式。通过修建人工运河的方式把全国内所有的淡水网络贯通到一起。如此,则全国水资源将同进退,水位多时节,可泄洪,降水少的时候,则这些河流湖泊的储蓄量则足以支持国内最长时间的干旱。做到每省一主河,每市县一分支,则全国水利汇于一体,每市设一千吨级泊口,每县泊百吨。开发商用价值以为持续,实则是作为泄洪口及防旱措施。十人栽树不敌一人砍树,建设一座城市非常困难,如果被水害给毁了岂不是更可惜,盲目追求经济发展可能最终把老本都赔进去。

同时开挖全国网络运河可降低城市间运输之巨额费用。中国并非是个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如果能够使庞大的运输车队改由水运,则可以降低对进口石油的依赖程度。

自古,运河的开凿都是建立在军用设施上,如京杭大运河,其修建目的就是为了能让江南的钱粮以供北方战事之资。如可沟通国内运河网,那么军用物质的调拨可多一种方式,军用战舰可以从内河网络随时到达每个战场。从目前情况来看,和平时代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是极低的,但一有战争,需得做好与全世界开打的准备。比如,美国之所以敢如此横行霸道,其不仅仅是因为国力强盛,而是单从军事力量上考虑,即是全球的军事力量集中起来对付美国,依旧不能撼动其半步。因此,若当真中国与全世界为敌,也同样必须要有在此情况下不被撼动的力量。一条不需要依靠石油的运输力量,一条可以在炸弹过后依旧能运输物资的网络;一个可抗天灾的后勤保障。

可行性,其一,人工运河并非长江三峡,中国只会有一个三峡,却能有千万条运河。只要分工明确,则各地各县均可独自开修,届时将同时贯通,工程期限低。其二,三峡可能惠及全国,但需得中央百般宣传方可得知,如开凿人工运河,其利益是明显的,众人一看就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可极大的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并且运输能力上去了有利于地方招商引资。其三,当今中国的国力足够强盛,并且大量财富集中于国家,国家有能力办大事!每次举办运动盛会耗资巨大,国家通过举办活动将财富返于民众,实虽惠民,但图增奢华与非议,并且盛会过后,于国家于地方的好处短短而期。这表示国家的发展方略已有所变动,种种现象都表示着国家正在从积累型转变为消费型。

如此,开凿人工运河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其建设中,国家必然要投入大量的人力与物资,国家将财富返于民众,但运河贯通之后,其便利设施将又为国家创利,地方增收,从执行力度上看,地方官员追求政绩是个实情,人工运河不像下水道工程,看得见摸得着,从实际角度上看,这种比较显而易见的政绩也比较容易被地方所拥护,中央可以减少不少地方行政阻力,避免了阳奉阴违,并且在建成了这些人工运河后,有无巨大的下水道也已经不重要了,人工运河足以泻走这些积水;其二,在这些看得看的地方财政也相对显得透明,避免了官员的行为缺陷的产生不道德不尊法行为;其三,公众的监督能力,此法必然与公众的切身利益相关,公众的关注程度也比较高,受重视程度也高。

资源优化配置的重新洗牌。现代的中国地方政府,旅游是地方创收的主要方式之一,但是每个城市都分有旅游淡旺季,如果全国水资源贯通之后,则可以乘船游全国,全国的旅店以水上船舶的方式可以随时开赴全国各地,游船的一种优势就是可以集酒店宾馆于一身,旅客们可以直接下榻在船舶上,使得宾馆酒店可以优化配置,不会产生南北期间的季节性淡旺季,节约成本,方便更多人出行

作者:优己 来源:优己文学社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8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