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9月2017 >> 生活(9月版17) >> 内容

一起生活:永远不要阻止孩子关上卧室的门

时间:2015-09-02 16:28:45

  核心提示:你的孩子,其实并不属于你....
前阵子,我收到一个家长的提问,读完真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孩子在家总喜欢把自己关起来,也不知道干什么。我有几次装作和他说话,出屋时自然地把门敞开,我刚没走远,就听见吧嗒一声,孩子又把门关上了。最近还在门上贴‘随手关门’的条子。

我特别不舒服,一家人为什么这样冷漠,也没人打扰他碍着他,有时候我多说几句,他不顶嘴,但也满不在乎,回自己屋子里关上门甚至锁起来,一点也不像我心目中大大咧咧、活泼开朗的孩子。我该怎么开导我的孩子?怎么改变他?”

我没有马上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虽然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在我小学的时候,我也兴致勃勃地贴了张“随手关门/有事请敲门”的字条在门上,结果比上面问题中“需要被改变的孩子”更惨一点——被我妈骂了一顿。但我想,从一个孩子的角度,说说我的经历,或许能更好地解答家长类似的疑惑——我的孩子怎么不愿意和我分享了。

▋别拿“又不是故意的”当借口

我少年时期的房间,书桌前就是大窗户,连着阳台。小学时代最惊悚的记忆,就是我妈从窗户口忽然冒出一声“又驼背!”“握笔的方式又不对!”“又看小说!”云云,那真是一种紧闭房间门、拉上窗帘也无法阻止的惊悚。

但我妈却因为能随时帮助我改正陋习而得意不已。

可我却落下了个后遗症,现在每每坐回那张旧书桌前,我都会莫名地紧张一下下,心虚地朝阳台望一眼。回想少年时期,记忆最深的竟是每个看书上网的午夜,那真是让人心惊胆战啊——因为关上房间门后,灯光还是能透过门底的缝隙,我曾经试过用枕头死死抵住缝隙,不让光透出去,或者干脆不开灯,死死蒙在被子里开小灯……

可能正因为如此,我从来都不怕黑。

懂事之后发生过的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初三的时候,妈妈偷看了我手机里的短信,还像抓住把柄似的,得意洋洋,有理有据,嘲笑乃至痛骂我那卑微的单相思……可能在一个母亲看来,这种青春萌动远比早恋更可耻吧,我明白她是恨铁不成钢,可那种鄙夷的神色却永远刻在心头。

类似的事情还有日记……我妈总习惯性地搪塞,“又不是故意的,你摆在那么明显的地方,想看不到都难。”而我能做的,也只剩语塞和张口结舌了。



▋你的孩子,其实并不属于你

可妈妈从没意识到,那是我的书桌,我的床,我的手机……也许从那张字条被摘下开始,我的这场“战争”就注定不会获胜。只是我始终无法接受一种偏见:未成年谈何隐私?经济不独立谈何自由?

为什么我们一方面在社会上抵制不公,另一方面却在家里创造弱势群体?

看着文章开头的这个提问,就像看着青春时期的自己,那时是多么形单影只啊?每天只想着快点长大,快点有自己的小小居室,有可以让我自己安排自己生活的自由天地。想象着,我可以大开卧室门,和我心仪的那个他发短讯通电话,而不必担心谁会迈着细碎的步子走过来……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从未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观念,特别是我的母亲。因为我深知,我没有改变她的权力和资格。我和她之间那些亲情细小的裂痕,已在漫长时间里不知不觉地弥合,但那种被侵略、被窥探的感受,却不可能被忘记。

因此,我想对这位家长说:有些孩子喜欢关卧室门,有些孩子不喜欢关卧室门。但归根到底,他们想要的,只是关或者不关门的权力和自由而已。但发放这种自由的主动权在父母手中,放还是不放,放多还是放少,是父母的自由,是不是在窗外不时冒出几句训诫,是否在房门灯光还亮着时自顾自推门进来“探视”,是不是翻开孩子放在桌上,还没收进抽屉的书信……这都是父母的自由。

我只希望这些家长,千万不要把侵占孩子可怜的隐私视为乐趣,还包裹着“我关心你”的糖衣。

最后附上纪伯伦的《论孩子》,与所有家长共勉: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

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

却不是你的想法,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

却不是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
 
属于你做梦也无法到达的明天。

作者:教育分享 来源:网络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8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