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9月2017 >> 优家(9月版17) >> 内容

相敬平等:教育者失位是一切社会弊端的根源

时间:2017-10-01 22:42:02

  核心提示:引言:我们见过作为父母的在察觉自己错误后给年幼的孩子认错道歉?我们见过老师自我察觉错误后主动给学生认错?依靠强势的手段压服孩子是否可以视为教育方式的失位?!...

其实说起认错来,不用说大人与小孩之间,普通成年人与成年人之间,相互认错就是件很难的事。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是目前相对错误的社会认知,似乎在世人看来,认错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于是便有了以下这种场景,那就是当一件事出现了坏的结果后,双方之间便相互指责,甚至于脱离了事件本身,双方开始大骂出口,骂到连对方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都要问候上一遍,更有不甚罢休者,还会大打出手。那么,试问一下,这倒底是在谈事儿呢?还是在比摔跤?而有智慧先知会回答这个问题,答案就是谈事儿就是在比摔跤!事情的对错反而不重要了,双方之间比的是谁的块头更大,谁的说话更有分量!因此,会相互之间进行认错的,并主动承担责任的也就只能发生在以下情况了,第一,双方打了一场,打输了的那一方;第二,双方乃上下级关系,作为下级的那一方;第三,双方平局,领导下令应该认错的那一方。

试问一下,在这种环境背景下,作为孩子与其教育者之间,是有能耐打架赢了呢?还是能作为上级领导发号司令呢?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在孩子与其监护教育者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对等关系。也就是说,一旦双方之间出现摩擦,则作为弱小一方的孩子,就有承担走所有的错误与责任的概率。

举个例子,比如,一个老师带着一群孩子去春游,这时候老师接了个电话,耽误了一些时间,然后一个孩子突然想着要上个厕所,然后就自己先去了,回来的时候发现找不着队伍了,于是“哇哇”大哭,最终为好心人发现并打个110报警,交到派出所,然后由派出所带走孩子并打电话给该学校老师让其来领人。这时候就会出现个责任归属,这到底是谁的错呢?我们来继续跟踪事情的发展,事情的发展次序是,回到学校后,老师给了这个孩子一个耳光,让他写检讨认错,并下令,不检讨不认错就给我去罚站操场!而这个孩子呢,只能委屈的去写个检查,并且要写的很深刻,似乎自己的中途离开队伍就是个十恶不赦的事一样。而孩子回家后,家长问了今天春游好不好玩啊?有见到什么漂亮的风景的没?这时候孩子委屈的哭了,把后来发生的事全说了一遍。然后家长就火大了,于是马上带上孩子上得学校去,叩开学校的大门,然后进得校长办公室,一把把校长揪出来,先是打还了一个耳光给校长,然后把整个学校的老师从上到下数落了一顿,这时候学校的保安进来了,把这位家长给叉了出去并打了一顿。这时候这个家长更加的火大了,一通电话打给了在县里当领导的朋友,这位领导一通电话给了教育局。然后教育局副局长亲自出面,一辆专车马上驾到,进得该学校,先入得校长办公室,把校长臭骂了一顿,然后亲自给告状的家长赔礼道歉,然后下令学校校长上得专车,亲自陪同该家长上得医院检查。去得医院回来,该校长首先是把当事的老师叫来训骂了一顿,然后让他给孩子的家长道歉。而后,该校长被教育局长点名批评,该当事的老师被校长扣了奖金,两个替校长出气的保安则被教育局长点名批评后私下得到了校长的感激。

请问,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呢?其实这本不能算是一件什么特殊的案例,这种事情的前半段在整个中国教育系统里相当的普及,甚至可以说的,每个学生在得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过或者听说过!差别只是在于家长闹事这部分,毕竟不是每个家长都有一个在县机关工作的领导。

而我们作为第三者,从公正的角度上看,其实这整件事的起因是双方都有责任,孩子未经请示自己去了卫生间,而带队的老师呢,则是在那个时候接了电话了把队伍给耽误了。而过程呢,则是有责任的一方想着把自身的这一部分的责任推卸给对方,带队的老师说孩子未经请示自己去了卫生间所以走丢了,孩子的家长则是指责带队老师不负责任,乱接电话。而结局呢,则就是谁的势力更大了一些,最终谁说了算,孩子的家长有着一个在县里当领导的朋友,所以学校给他道了歉并罚了当事人;反过来,如果孩子的家长没能有一个当领导的朋友在,则最终的结局则会是,要么孩子拒不认错然后去罚站操场,站到受不了了就回来写检讨认下了所有的错,并且还会受到老师的威胁,回家不能告诉家长,不然回来就继续罚站。这两个结局不管如何,最终都会在孩子的心灵中落下硬伤,让孩子误以为作为强势的一方,不管自己是做的对还是做的错,最终认错的都不会是他自己。一个孩子被混淆了是非观,则在成长过程中必然会迷茫,他甚至为会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会是对的还是错的!而这个孩子当他发现自己在成长过程中,慢慢的实力充沛了,可以欺负别人的时候,则必然会得变本加厉的讨回来。比如,高年级与低年级之间会经常发生高年级学生无事寻衅欺负幼小年级的学生,而这个的起因仅是为了取乐或者发泄从其他人那惹来的怨气。因为他认为不管对与错,自己比低年级的强,则自己怎么的都不会吃亏,或者说低年级的弱者会吃更大的亏。这个就是教育者失位所导致的负面影响,这种影响会是相当长远的,甚至于学生毕业后走上社会。

而面对这个实例最正当的解决参考方式则是,在这个老师发现自己失误的时候,赶快的找孩子,然后把孩子从派出所带出来的时候先得给孩子买糖吃安抚一下孩子的情绪,然后给他道个歉说:以后有事要离队一定得先向老师报告,即便老师不在也得先给班长报告,你这么一走散了,要是得被坏人拐跑了,同学都得跟你着急,老师这饭碗也得砸了,而你父母岂不也丢了一个好孩子……

这是一个站在一个公平的角度上出发,不互相推诿责任的一个解决方式,先道歉,把自身在其中所犯的失误认了下来,认下了失误就无需再得掩饰,无需掩饰则对方就不需承担自己推过去的更多的责任,然后点名双方在这件事中分别应当承担的责任,而最终点明的是利害关系,孩子走散最终损失最大的是孩子及其家人本身。这个孩子如果回家后将事件如实讲给家长听,则家长反过来还会去给当事老师道谢,反而会原谅了老师之前接电话的失误,因为没有规定让得老师不能接电话,而接电话在孩子走散之间也没有个直接的关系,有些比较急躁的家长甚至会把孩子打一顿。虽然结局可能同样是孩子挨了打,但是此打跟彼打不一样,孩子有错,家长作为无错的一方教训得孩子,以及作为同样犯错了老师打了孩子一记耳光,这种是两种性质的责罚。两个同样的孩子在经历了这同一件事两个不同的处理方式后,以后的成长轨迹肯定会大大不同。这个就是一个真正的理论过程,讲理就是通过一种双方都能够明白的方式进行交流,而交流的目的则是让人认知从这件事可以为其后的各种处事方式做出一个什么样的正面影响。

作为一个孩子,首先,必须将他视为一个完全无知的人,而正因为他们缺乏认知,所以需要教育,而教育者就是孩子的父母及老师。可以说,孩子就是一张未曾染墨的宣纸,见着什么他都会记下来,然后刻骨铭心。如果,一个孩子不幸,真的让他见到了以上这种情形,这对孩子的心灵会有着一个什么影响呢?这对孩子今后的人生观世界观又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呢?这个孩子带着这种思维踏入社会会给社会带来个什么样的影响?很少得有一个教育者真正去考虑过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教育者关心的仅仅只是孩子的学习成绩,其实学习成绩可以随着年龄的改变而改变,但是一个孩子的性格则会因为一些细微的细节而改变或者定型不能否认社会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弊端,但是作为教育者本身,不够坦荡,不够阳光,则就等于是把社会的弊端抓出来,然后种给了孩子,而这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这些弊端将会随风而长,无限放大,最终再还给社会的就不会仅仅只是一个雏形……总而言之,教育者要得补失位,德字为先,坦荡而光明,化私心为大爱。

                                           编辑 / 作者   优己

作者:优己 来源:优己学社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情感天地:爱的最好表现方式是祝福
  • 优己文学网(365year.cn) 2018 版权所有
  • 投稿邮箱:bj@365year.cn 微信公众号:优己文学社 闽ICP备16002714号-1